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四 江东乱 第13章 西沙岛遇袭

  林缚他们进入扬子江水道,顺风而行,西沙岛给江口外围的沙洲拦住,入夜后才看到西沙岛方向的火光异常,林缚使船贴北岸,让人上岸拉纤而行,加快行速。

  一夜难眠,清晨时分,西沙岛已经横在眼前,观音滩方向数柱黑烟直冲云宵,林缚手抓住船头的女墙护板,狠狠的捶打着护板,恨骂道:“这些多兵粮都用去喂狗,他娘的也知道吠叫几声!”

  军山水寨就在近旁,宁海镇一营精锐驻守其中,坐看盗袭观音滩,叫林缚如何不恨?

  敖沧海不说什么,脸阴沉着,只是示意武卒与流民壮勇做好登岸作战的准备。

  林缚“噔噔噔”走下底船囚室,示意看守武卒离开,一脚将囚门踹开,恶狠狠的瞪着杜荣问道:“除你之外,奢家二公子还有什么主事人在平江府?”

  杜荣手足给锁上铁镣,有些不适应舱门猝然给打开的强光,抬手遮住额前,眯眼看向气急败坏的林缚,疑惑的问道:“秦子檀派人袭击西沙岛了?”声音相当的冷淡。

  “秦子檀!”林缚嘴里嚼着这个名字,才知道梅溪湖口将杜荣劫下来,却放跑了另一条大鱼。

  他们从嘉杭府出海才两天的时间,东海寇的主力断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就完成会战从太湖撤出来袭击西沙岛,袭击西沙岛只可能是给奢家笼络——准确说是给奢家二公子奢飞虎笼络、聚集在太湖西山岛寨的那一群太湖盗。

  聚众太湖西山岛的太湖盗人数有近千人,都是鱼龙混杂的乌合之众,实际的战斗力并不强,但是当东海寇主力追击宁海镇水师寻求会战并破袭太湖沿岸府县、宁海镇水师消极避战、地方驻军及乡勇疲于奔命、林缚为避开太湖战事出海绕道鞭长莫及之际,秦子檀率太湖盗袭击防守空虚的西沙岛却绰绰有余。

  林缚等不及小船来接,大船近岸后,他就跳下船,趟过没及胸口的浅水登上观音滩。

  被掠袭后的观音滩救灾营地能给纵火的都已经成废墟,已经建成有齐胸高的围楼外墙多处坍塌,给烧得焦黑,从观音滩往上,遗落的折戟断刃箭矢触目皆是,凝固的暗红色血迹触目惊心。

  林梦得半边脸都是擦伤血疤,左胳膊拿白布吊在脖子上,胡致庸眉发给烧去半片,没有受什么重伤,与赵青山站在筑成才半截长的石坝上迎接林缚。

  林梦得嗟息叹道:“你快去见见傅先生吧,傅先生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醒过来,能不能撑过去,就看今天了……”

  林缚胸口如遭重锺,眼前一阵发黑,拿腰刀拄住石坝地,强作镇定,问林梦得:“其他人伤亡情况如何?”

  “湖盗昨日午时来袭,约千余众从观音滩强行登岸,”林梦得看着身后惨状,痛心的说道,“其时,尚有五千人灾民未能及时撤离,傅先生、周普率武卫与临时组织起来的民勇六百余人沿滩拦截,且战且退,最后退入围楼墙垒内据守。所幸赵虎、赵青山昨夜及时来援,湖盗才退去,只是墙垒里还能拿着刀矛站起来已不足半数,确认无望救活者已经有九十四人,还有五六十人伤势十分的严重。傅先生身上枪伤、箭伤无数,左臂齐肘被刀斫断。武延清先生随船过来,伤药也用足,只是傅先生到这时还没有醒过来。我们被围墙垒之中,湖盗还分出部分人马深袭岛中,观音滩解围后,周普与赵虎率众追击,此时尚不知岛上其他几处的伤亡。”

  “你们带了多少人过来,河口那边做何处置?”林缚问赵青山。

  “接到报信知道西沙岛有匪袭之忧后,七夫人使我率乡勇与赵虎率武卒共二百人乘船赶来,”赵青山答道,“四日前顾大人擢升按察使的公文抵达江宁,顾大人此时在江宁……”

  有顾悟尘在江宁,河口自然无忧,再说李卓也不会任湖盗大股集结进入江宁境内;林缚深吸了一口气,要去临时看望傅青河,此时军山水寨驶出六艘战船往这边过来。

  林缚冷眼看过去,毅然下令道:“发箭警示,拒其登岛;尔等做好迎战准备,军山水寨战船敢接近滩岸一箭之内,即为敌侵,杀无论!”

  “林大人,鲁莽不得!”李书义骇然失色,忙劝阻道,“军山水寨的官兵为宁海镇所辖,西沙岛终是军山水寨江防治辖,实在没有借口阻挡他们登岛啊!”

  虽说军山水寨坐观西沙岛遭盗袭而袖手旁观实在可恨,但是林缚此时拒绝宁海镇官兵登岛,甚至不惜兵戎相见,认真细究起来,这个帽子扣起来就没边了。

  “什么鲁莽不得,湖盗袭岛,军山水寨近在咫尺,袖手旁观,我焉知其未与湖盗狼狈勾结?拒绝其登岛有什么鲁莽的?”林缚冷声说道,不听李书义劝阻,指使敖沧海、葛存信、宁则臣等人率众重新登上“集云一”、“集云二”做好作战准备!

  敖沧海、葛存信、宁则臣等人对袖手旁观的军山水寨官兵含恨在心,便是林缚下令他们主动迎击赶来的军山水寨战船也会毫不犹豫,他们要么是流匪出身,要么是叛逃武将出身,要么是流民出身,哪里会顾及拒绝官兵登岛的后果?大不了举旗造反罢了。

  林梦得想劝林缚,想想也作罢,军山水寨的官兵也确实可恨,再说军山水寨的这支官兵都是萧涛远的亲信,日后说不定就是西沙岛的劲敌,此时有借口不用,日后更难阻止他们登上西沙岛。

  李书义见林缚一意孤行、不听劝阻,林缚这些部下也对军山水寨的官兵怀恨在心不会劝阻林缚,回头看了一眼驶来的六艘军山水寨战船,也不再劝说什么,却也没有说要置身事外,跟着林缚往推毁的救灾营地走去。

  满地废墟、触目惊心,之前搭建的窝棚、营帐大部分都给烧毁,新筑才齐胸高的围屋外墙虽说坍塌了好几道口子,但是整体未给摧毁,堪至有许多箭支就深插砖石里。

  就是这道及时筑起来才到胸口高的垒墙,才使驻守观音滩的武卒与民勇六百余人免遭给围歼的厄运。

  临时搭建的营帐都在围垒之内,武延清带着医徒正给受伤武卫、民勇诊治,看见林缚走过来,只是微叹的摇了摇头,手下也没有停下来耽搁时间跟林缚多寒暄什么。

  “辛苦武先生了,”林缚蹲下来察看武延清正治疗的伤者创口,与武延清寒暄了一句,又忍不住心里的愤慨,站起来环视左右,说道,“一个月前,此岛受风灾,海潮回灌溺亡者两万余,尚可说天灾;今日满目疮痍,焉能再推到天灾的头上去?尔等记住,食民粮者不能护庇民生、死于民事,是为民贼!”

  自古以来清流之间只有“食君之禄、为君担心”的说法,林缚有“食民粮、民贼”的想法,也难怪给清流所不容,他如此公开说出来,矛头直指不作为的军山水寨与地方官府,多少也犯忌讳。李书义听到只当听不到,也实在无法为军山水寨跟崇州县里辩解什么,甚至为自己也是崇州县衙门里的一员而惭愧。

  林缚忍痛先看过其他伤者,才进营帐去看断臂失血、陷入昏迷中的傅青河,有一名医徒在营帐里专门看护。

  傅青河脸如贴金,没有一点血色,眼窝深陷下去,下颔的白须仿佛冬季的枯草,没有多少生机,让人看了揪心,左臂齐肘部给截断,断臂就放在一旁。

  林缚手搭上断臂,忍不住就流下泪水来,他两世为人,最初相遇即为傅青河、苏湄、小蛮三人,他视傅青河如师如父,虽说与傅青河也是聚少离多,感情之深却非其他人能及,望着生死不知的傅青河,心想他应是李卓、陈芝虎一流的人物,然而一生坎坷,躺在这营帐里生死不知,却只是默默无闻的江湖角色。

  “老高昏迷前说过几句话,他说他此番要是死了,有你在,也没有什么不放心了。”吴齐掀起帐帘子走进来说道。

  吴齐受伤也不轻,不放心观音滩周边的情势,怕给奸细混进来,坚持负责侦哨之事,知道林缚回来,才返回营地,他肩上的伤口绷开正在往外渗血,武延清走进来朝着吴齐大发脾气:“你们不要命便罢了,你乱走动失血死了,老夫的名头也给你坏了!”

  “此间有我在,乌鸦爷先治伤要紧。”林缚在傅青河身边转身坐正,让吴齐跟武延清先去重新包扎伤口。

  吴齐、林梦得等人这才看清林缚脸上的泪痕,心里堵着不知道要说什么,在他们看来,林缚心志坚如磐石,年纪虽轻,却是堪称枭雄一流的人物,他日时势使然,必非池中之物,只是枭雄者也难免会儿女情长。

  林梦得心想白沙县劫案使林缚蜕变有如二人,其时傅青河与之交往最深,此外大概就是苏湄、小蛮二女了,想到苏湄极可能是林缚心头的七寸要害,便想林缚今日落泪之事绝不能泄露出去,以免别人拿苏湄要挟这边。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