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四 江东乱 第14章 鹤滩

  西沙岛东南滩又称鹤滩,这一片滩涂湿地区域水草丰茂、虾螺繁衍,每年秋后丹顶鹤迁徒经崇州,会大群的栖息此地,崇州渔民遂称此为鹤滩。

  今年的丹顶鹤还没有开始南迁,鹤滩杳无鹤影,遭过台风、海潮回灌大灾后的幸存者迁往观音滩,大量的水鸟又开始在这边聚集、觅食。

  八人慌乱逃入鹤滩东端的芦苇地,惊起一篷飞鸟乱飞,两名弓箭手箭囊里的箭羽已空,还有两人在逃跑途中兵器都丢失了,望着芦苇地外是茫茫江水,远处江里又有突击舟戒备,听着追击的马蹄声不即不离的响在身后,这一伙人欲哭无泪,想要弃械投降,身后追兵却根本不接受他们投降。

  三十余追兵步骑混同围截而来,先以箭攒射,将逃入芦苇地里的八名湖盗射得跟刺猬一样,又分出十人分两组从左右接近,尚有余息者脖子上抹一刀,居后的辅兵这时上前,趟水将八具尸体丢入江中。

  看着尸体给江水冲走,宁则臣才提勒缰绳,命令众人随他回观音滩去。

  七月末观音滩救灾营地遭湖盗袭入,武卫及临时组织起来的民勇战死一百一十七人,伤残两百六十七人;往西沙岛纵深进袭的湖盗人数虽少,但是烧杀捋掠无所不为,极尽破坏之能事,给西沙岛流民遭成近两千余人的伤亡。

  赵虎、赵青山率众从河口驰援,从侧后击观音滩之湖盗,周普率守岛武卒与民勇也奋起反击,将湖盗击退,大部分湖盗都横穿整个西沙岛,从南滩坐船逃离,但是西沙岛上还残留多股没来得及撤离、也是造下最多杀孽的湖盗。

  林缚重新控制西沙岛局势之后,没来得及从西沙岛撤出的湖盗已经难有作为。大难过后众人心里的仇愤需要发泄,林缚断然不接受这些残存湖盗的投降,使宁则臣等人率民勇三百余人分五队搜索全岛,对残存湖盗予以坚决的清洗,也使西沙岛上的民勇在铁与血、火与泪的战斗中经受锤炼。

  宁则臣率众返回观音滩营地,看到营地里有衙役与官兵模样的人,随手拉来人询问,才知道崇州知县陈坤上岛来,宁则臣朝泥地里啐了一口,骂道:“狗官!”使民勇归营,与三五名扈从牵着马交到马营去。

  普通的骡马也不算多少稀奇,崇州城里甚至都不用十两银子就能买一头。

  林缚在西沙岛遇袭后,不再管崇州地方的意见,擅自正式在西沙岛组编民勇,每队民勇定额六十人,除兵甲弓箭外,还配给二十匹自行看护喂养。

  唯有宁则臣所牵的这种昂首额高近丈、体型庞大重达四五百斤、能驼起三百斤重物短程冲刺的良骏,整个西沙岛也就四十多匹,珍贵得很,还都是林缚从江宁调过来的。

  观音滩营地设有马营,各队民勇出任务归来,要将这些良骏及时交还给马营统一喂养看护。

  “宁则臣,宁则臣,大人喊你过来。”

  林则臣回过头,见是林缚的护卫、脸上有一块胎记的陈花脸,问道:“大人喊我有什么事情?”

  “崇州来了好几个官,海陵府司寇参军也过来了,说了半天流民安置与民勇的事情,按照规矩,西沙岛就算设乡营,也归崇州县尉与海陵府司寇参军管辖,找你过去,应该是说这个事……”陈花脸说道。

  “贼他娘。西沙岛给海潮侵灌时,这些狗官在哪里?西沙岛给湖盗袭击,这些狗官在哪里?西沙岛民勇只听大人一人吩咐,这些狗官要见我做什么?”宁则臣皱着眉头问道。

  “大人让你过去,你啰嗦个屁,进营帐不要愣头愣脑的乱说话。”陈花脸笑骂道。

  “有这时间还不如多练一趟刀!”宁则臣不情不愿的嘀咕着,跟陈花脸往林缚所住的营帐走去。

  陈坤年愈四旬,白面清瘦,颔下短须黑密,也算是仪表堂堂,有一股子读书人的清儒气度,他与海陵府司寇参军吴梅久都是崇越三年的进士,有同年之谊,此时他与吴梅久并肩而坐,看着不过举子出身、行为乖张的林缚坐在他们的对面,有一股子压不住的邪气要窜到心头上来。

  营帐依军帐设置,主座虚置,下面两列坐席,陈坤、吴梅久以及崇州县尉洪昌吉等地方官吏坐在一侧,林缚独自一人坐在另一侧。要不是吴梅久劝他说“顾悟尘已经出任右都佥御史、江东按察使,有监察地方官吏之权,铁了心要搞倒一个知县,还是轻而易举的,人在屋檐下,能低头则低头”,陈坤早就拂袖而去。

  帐帘子给人从外面掀开,外人也没有规矩,不唱诺就直接进来,陈坤侧脸看过去,见刚刚给林缚派出去找人的那名护卫身后是个瘦弱白净的青年,心想他就是林缚选出来的民勇首领?还以为是什么五大三粗的粗俗汉子呢。

  “陈知县、吴参军、洪县尉,他便是我说的宁则臣,兄、侄死于风灾,寡母死于寇患,西沙岛设乡营,胡致庸是崇州有名望的乡绅,担任指挥一职,我没有意见;我另外推荐宁则臣担任副指挥。他读过几年书,又知道一些带兵操练的事情,我喊他过来给陈知县、吴参军、洪县尉考校他能否称职,”林缚又给宁则臣介绍陈坤、吴梅久、洪昌吉等人,“这三位是陈知县、吴参军、洪县尉,你快给他们行礼……”

  宁则臣心里不愿意,也站在一旁的胡致庸暗中扯了扯他的衣襟,他才不情不愿的抱拳给陈坤、吴梅久、洪昌吉行礼,也不多说什么。

  “都读过什么书?”陈坤侧头看向宁则臣,看他瘦弱白净,跟寻常武夫不同,之前的抵触情绪就淡了两三分,也认真考校起来。

  西沙岛遇袭后,军山水寨官兵坐视不管、袖手旁观,林缚返回西沙岛之后,差点跟军山水寨兵戎相见,又根本不跟地方打招呼,直接就给三百余民勇发放刀矛、弓箭、铠甲开始全岛清匪。

  林缚这种行为已经极大的犯了忌讳,陈坤心头火起,知道消息后立即将一纸状纸派人递到海陵府。

  流民本来就给地方视为大患,限制其活动范围并进行严密的监视,待时机成熟之后,再分批遣回原籍,是地方处置流民的主要思路。特别是洪泽浦大乱后,虽然郡司都要地方好生安置流民,但是防范之心更甚,给流民接触兵备自然给视为大患。

  在陈坤看来,从流民中挑选出来的民勇根本不可能忠于地方,林缚的行为简直就是给西沙岛流民手里塞了一把尖刀,一旦西沙岛流民生乱,祸害比普通流民更烈,崇州县地方将难以抵挡。

  陈坤的状纸递到海陵府之后,并没有掀起轩然大波,府司寇参军吴梅久立即赶来崇州代表海陵府处置西沙岛流民之事,也是要调解崇州地方与林缚之间的矛盾。

  陈坤自认为读书人应有读书人的心气,怎能在强权面前低头,轻易不肯接受吴梅久的调解。

  吴梅久质问他:“事情一旦闹大,西沙岛风灾之责会不会给先追究?岛上十二座墓园所埋都不是纸人。西沙岛遇袭,官兵怠战之责会不会给先追究?就算将状纸递到京城,最终还是落到楚党手里,如何处置,还不是楚党一言决之?先撤了你的知县之职,换上楚党中人来担任崇州知县,这案子再发回崇州地方处置,你难道希望看到这样的结果?”

  陈坤这才意识到林缚身为楚党的先锋宠将,已经不是他一个七品知县能扳倒的了,不管林缚在地方怎么乱来,只要不违背楚党一系的利益,差不多能说已经控制中枢的楚党都会想方设法的包庇他、纵容他。

  要是认真追究崇州县地方救灾不力的责任,顾悟尘的确能将他先从知县的位子上掀下来,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陈坤见无法阻止西沙岛设乡营,但是也要极力的限制林缚在地方上的作为。

  这也是海陵府诸官吏与吴梅久的意思,与其硬着头皮拼个头破血流,还不如先顺着他的意思,总之要积极的西沙岛诸多事务抓到地方手里,先将林缚这尊楚党新神送回江宁去。等三五年过去,要把西沙岛捏成圆的或者是捏成方的,还不是地方上一言决之?

  陈坤放下对抗的姿态,想召林缚到崇州县里一起商议西沙岛流民处置之事,却给林缚一句“东海寇未去,西沙岛危如垂卵,不敢离开片刻”堵了差点脑中风,又是吴梅久忍心劝说,陈坤才肯屈尊到岛上来见林缚,一起商议流民处置之事。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