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四 江东乱 第20章 散兵游勇

  月色大好,紫琅山体给夜霭笼罩,如浴华衣,秦子檀与太湖盗首领程益群趁夜色扮成寻常香客坐渔船到紫琅山,在僧众的接引下,登上紫琅山巅。

  推门将要迈进山巅禅院,就听见里间有一人说道:“若能在崇州刺杀顾悟尘,江东郡迫于楚党,必将西线兵力东移……”

  秦子檀推门进去,怕是谁也想不到晋安侯世子奢飞熊一袭青衫,正风度颇佳的站在禅院里一块山石上极目远眺。

  秦子檀循着他的视线望过去,西沙岛的轮廓清楚的浮在波光粼粼的江水里,甚至能陷约看到营火映照下忙碌的人影子。

  “大公子,慈海法师……”秦子檀给奢飞熊以及奢飞熊身侧的中年僧人行礼道。

  站在奢飞熊身边的中年僧人颔下无须,红彤彤的圆脸,身材异常的壮硕,他是广教寺的住持慈海,看他眼观鼻、鼻观心、宝相庄严,实严胂笏詹抛炖镌谒荡躺惫宋虺之事。

  “子檀与程当家过来了,一路上还辛苦?”奢飞熊穿着儒衫,少了许多统兵征战时的杀伐之气,倒也温文尔雅。

  “大公子怎能冒险来崇州?”秦子檀事前也不知道大公子在寺里,问道。

  “顾悟尘突然巡视地方到崇州,不过来,如何观察崇州之形势?”奢飞熊浑不在意的说道。

  “慈海法师建议要在崇州刺杀顾悟尘?”秦子檀问了一句,又说道:“能刺杀顾悟尘是好的,只是此事不易啊,不可轻为啊。”

  秦子檀知道顾悟尘多半会登西沙岛,但是以军山水寨的宁海镇水师兵力加上顾悟尘随行的护卫以及林缚在西沙岛的集云卫勇及乡营私兵,差不多有一千五六百人,若是十三家东海寇都能听大公子调遣,将顾悟尘围杀于西沙岛还有一线可能。

  秦子檀也刚刚才知道大公子今日派精锐潜伏进崇州袭杀崇州官绅之事,他若是早知道肯定会劝阻,有林缚在场,哪里可能会轻易得手?事实也证明起不了什么大作用,只白白折损了十多个好手。

  “也只是随口一说,的确不容易,”奢飞熊说道,在崇州刺杀顾悟尘便是要用最小的代价进一步打乱江东郡的军事部署,要是付出代价太大,智者自然不为,又笑道,“顾悟尘新出任按察使,锐气正足,按察使司又有监军之权,我想宁海镇诸将大概也要避他的锋芒……”

  秦子檀见大公子打了退堂鼓,便不再纠缠这事,他蹙着眉头,心里想声东击西之策未必就能奏效,说道:“顾悟尘此次突然到崇州来巡视,怕是会大力推动地方编练乡勇,崇州行后,他应渡江去平江。陈西言给他赶回暨阳,他渡江后第一站应会去暨阳,恰可以奚落一下陈西言。大公子不以顾悟尘为目标,的确可以利用顾悟尘此行成事。”

  “萧涛远龟缩在暨阳不出,我们的确也奈何不了他,”奢飞熊笑道,“我想他大概也不会想给新上任的按察使大人当头棒喝吧。看来我们要加紧从太湖撤出啊,留一些散兵游勇就可以了……”

  “吃几次败仗也可以的,”秦子檀笑道,接下来沉默没有多说什么,大公子屡立奇功,对二公子总不能算什么好事,又说道:“除宁海镇在暨阳的营寨外,西沙岛也是颗大钉子,若有机会,大公子还是及时拔除的好……”

  “子檀还是担忧林缚此子?”奢飞熊眼神转向南面,隔岸相望就是观音滩,能看得见观音滩的两座围楼外墙,说道,“西沙岛的抵抗意志,子檀你们也试过,此时强攻,代价太大,林缚总不可能一直都留在西沙岛,而地方对流民警惕、排斥之心不会消弭。此时是钉子,加以时日,这颗钉子也不是你所忧虑这般让人头疼……”

  秦子檀听大公子的意思还是没有将西沙岛封锁扬子江口的威胁放在眼里,他也无法劝说什么。

  上回秦子檀趁林缚出海绕道之际,与程益群率奢家精锐及湖盗千余众奔袭西沙岛,想要将这颗钉子拔掉,即将得手之时给林缚从江宁远调而来的援兵从背后偷袭,功亏一篑,损失也不小。

  也正是如此,秦子檀才担忧时间拖久了,西沙岛这颗钉子将更难拔除,他们日后进出扬子江将会受到严重的限制。

  虽说林缚亲率的精锐有四百余人、西沙岛流民新组建的乡营也有三百余人,战力不容小窥,但是十三家东海寇纵横太湖月余未遇敌手,士气正盛,大公子化身东海鹞袁庭栋的威望也臻至巅峰,率群寇从暨阳湖进扬子江,顺势强攻西沙岛,破袭军山水寨再破崇州,即使要付出较大的代价,也是值得的。

  秦子檀抬头见大公子眉宇微隆,知道这是他主意已定、不容别人劝说的神态,他心里微微一叹,心知话说多了反而让大家都不开心,沉吟片刻,说道:“此间事了,我便回江宁去。”

  “也行,”奢飞熊点点头,又跟秦子檀身后的程益群说道,“太湖沿岸诸府经过此番破坏,江东郡首要是防海,太湖内线压力不会大,宁海镇短期不可能对太湖有清剿之举措,程当家若觉得压力还是大,嵊泗诸岛有你一席之地……”

  秦子檀眉头耸了耸,对大公子拉拢程益群有所不满,也没有说什么;这种事还轮不到他插嘴。

  顾悟尘在仕途资历不算深,流放军中数载浪费了大把的光阴。得益于楚党得势重回帝京,从此扶摇直上到正三品按察使,顾悟尘只用了不到三年的时间。

  顾悟尘短期内还想在仕途上有进一步的发展,甚至坐上天下人臣皆仰望的相位,不献奇策、不立奇功则不成。

  正值多事之秋,国事唯艰,也正是文臣武将立功进爵、青史留名之时,顾悟尘也有勃勃雄心。在东海寇还没有完全从太湖流域撤出之时,他就带着四百余护卫检视地方,自然比龟缩于江宁的宣抚使王添有着更多的锐气与进取雄心。

  顾悟尘确实想推动沿海诸府县编练乡勇以备寇患,除了这是当下可行之策外,按察使司有监察地方兵备之职责也是很重要的原因。

  李卓最初也是以江西按察使监领江西诸府县马步兵及乡勇进东闽征战,进而掌握东闽军政大权的。如此鲜明的前车之鉴,顾悟尘不可能看不到。

  二十四日、二十五日、二十六日连续三天,按察使顾悟尘不顾崇州县乡野随时有可能给东海寇登岸拢扰的情况,马不停蹄的检视东社、马塘、皋城、余西等地的乡营。

  崇州立县时间不长,原属淮南盐场,县东数以百万亩计的滩涂都还是淮南盐铁司所属的盐场、草场,境内没有勋贵大族,但是走私盐发家者不在少数,随后买田建宅遂成大族,私养乡兵者也不在少数。

  若计算崇州县境内的兵力,差不多有四五千人,绝不能算少。

  这么多兵力,分别是各家私养的乡勇、县卒、盐铁司的丁卒以及宁海镇在崇州的驻军。兵力虽多,但是互不统属,有时起了摩擦相互间甚至还兵戎相见,训练水平不一,普遍较为低下,遇到匪患也都各自为阵、保存实力为先。

  这种情况下,即使有四五百海盗登岸,崇州县也难建立起有效的防御。

  几日来,林缚也与崇州知县陈坤陪同顾悟尘巡视各处,看到崇州县破绽百出的防御体系也是揪心得很。

  海盗成患会日益严重,除沿海各寨要加强防范之外,海寇入侵各河汊口增设烽火高台外,县中也需编练一支精卒才行。他虽然与陈坤有隙,但是不愿看到崇州给东海寇屠戮,再说新调任的县尉洪昌吉还是有胆识之人。

  海盗成患,崇州编练乡勇成当务之急,郡司及朝廷都不会再设置障碍,但是钱饷却需地方自筹。

  顾悟尘与海陵府及崇州县地方官员商量,地方官绅捐献一部分,府县自筹一部分,郡司拨给一部分,总之要崇州县在年前募集编练出一支千人的乡勇队伍来。

  江南沿海诸府中,平江府属江东郡,南面的嘉杭府(今嘉兴、杭州)、明州等府县属两浙。检视过崇州县防务后,二十八日林缚又陪同顾悟尘渡江去平江府巡视地方兵备,第一站去的就是暨阳县。

  曲家通匪案后,陈西言上请罪折,后辞去西溪学社的讲学诸务,回到暨阳湖隐居。陈西言虽说声望大跌,但在暨阳湖官绅里的威望仍高。

  林缚陪同顾悟尘从西沙岛对岸的虞山登岸,走陆路先前往暨阳。到暨阳县近郊的长亭,迎接的暨阳官绅才寥寥十数人,除了县里的官吏外,地方的乡绅几乎就没有出面迎接顾悟尘。

  “水师将领呢,怎么一个人都没有过来?”林缚看着暨阳县迎接的队伍没有宁海镇水师的将领,十分的疑惑,他也顾不及有违规矩,径直问出城来迎接的暨阳知县孟心史。

  宁海镇水帅的主驻营在暨阳城北的暨阳湖北岸,控扼扬子江进太湖的东莱河水道。按察使司对镇军有监军的职权,即使顾悟尘到宁海镇防区,宁海镇的将领不需要远到崇州去见他,但是顾悟尘都到宁海镇水师主驻营区了,宁海镇水师将领都避而不见,就太不识抬举了。

  孟心史虽然厌烦林缚不懂规矩,但是林缚好歹也是正八品的征事郎,又是顾悟尘的心腹亲信,他也看出顾悟尘为水帅将领的避而不见脸上有所不悦,忙解释道:“萧涛远将军不是避见顾大人,实则是暨阳南又有匪讯传来,萧将军与诸将率水师战船都出战去了……”

  “什么时候的事情?”林缚紧问道。

  “就是今日,我接到水师的通报也才过去半天时间!”孟心史说道。

  “不好,”林缚心里痛骂萧涛远这个笨蛋,当了这么久的缩头乌龟,竟然在最后一刻给奢飞熊骗倒倾巢而出,忙跟顾悟尘解释说道,“萧将军多半以为滞留不去的为东海寇残部,实情绝不可能如此!”

  顾悟尘瞬时也想明白为何不好。

  两个月以来,东海寇肆虐太湖沿岸,萧涛远及诸水师将领都消极避战,今日积极出战,多半是为他以新任按察使的身份亲至暨阳县的压力所致;顾悟尘虽然不能将萧涛远从宁海镇六营水师统领的位子调走,但的确也有当面训斥萧涛远避战的打算。

  十数日来,东海寇陆续从太湖流域撤出,滞留太湖不去的东海寇已经不多,貌似都是些散兵游勇。

  萧涛远此时出战,是想捡这些散兵游勇的便宜,既可以避开顾悟尘,又弥补他之前消极避战的责任。

  顾悟尘早就肯定东海寇背后有奢家在支持,此时滞留太湖不去的东海寇又怎么可能是残部?

  顾悟尘忙将腰间牙牌摘下,递给杨朴,说道:“你拿我牙牌过去,追上要萧涛远,要他小心为上……”

  “还是我过去吧,我对暨阳情况熟一些。”林缚主动请缨道,他恨不得萧涛远早死去,但萧涛远麾下的水师战船却是沿海诸府此时最大的依仗。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