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四 江东乱 第41章 勤王北上

  离开江宁,入夜后就陡然积阴的天空开始飘下雪花来。

  江宁的第一雪场比往年早许多,林缚穿着青甲,站在船头,感受着雪花拂在脸上微凉,此行北上,将异常的艰难。

  乌蓬船挂帆顺流而下,为赶行程,带了八名船工上路,四人一组轮流操橹,加快行速。五日后要带一千民勇赶回江宁会合,时间异常的紧。赶到西沙岛,再从西沙岛返回江宁,这一来一去就有九百余里路,林缚此时是分秒必争。

  顺流而下又顺风,船速如脱弦箭,甚快,一天时间足以赶到西沙岛。返回时,逆流,此时又西北风盛行,风向极不利行船,返回时就只能走驿道强行军了。

  “大人该去休息了,”敖沧海钻出船舱来,笑道,“此次北上,整个秋天养的膘肉都要掉光了。”

  林缚笑了笑,接过敖沧海递过来的大棉袍子里,钻进船舱里,拿大棉袍子裹在身上,和衣就躺下来休息,这时候胡乱担心是没有用的。

  迷迷乎乎的睡去,一觉醒过来,天已经大亮,光线昏暗的船舱里,敖沧海也正裹着棉袍子打个鼾声。掀起舱门帘子,看着外面秋草给北风吹伏的低岸,林缚问舱口守值的护卫:“这是到哪里了?”

  “刚过暨阳……”护卫回答道。

  “这么快啊。”林缚坐起来,钻出船舱,站到甲板上,看向侧向的暨阳城,在朝阳光辉下熠熠生辉,岸上的老树稀疏,偶尔江鸟从天际飞过,看样子过暨阳才一二十里的模样,离开西沙岛已经不足百里水路了。

  午前在西沙岛上西南滩登岸,林梦得接到传讯,带人带了十几匹马在西南滩等候。

  “接到传讯,这边立即派人出海,也就比你过来早了三个时辰。长山岛的人最快也要等到明天入夜后才能赶过来,时间上赶不及啊……”

  “那就等到明天入夜再上路。”林缚说道。

  “回江宁有五百里要赶,逆流而上,水路肯定来不及啊……”林梦得说道,“要走水路,今天入夜前募了人就要上路。”

  “走陆路,三天时间强行军,足够了,”林缚说道,“长山岛人赶不及来汇合,那就在北行路上汇合……”

  “三天走五百里路!”林梦得乍舌的问道。

  “武卫强行军标准是甲具俱全负七日食夜行百里。登北岸至古棠县朝天驿,沿路皆为驿道,数十里相隔又有馆舍休憩饮食,三昼夜轻装行五百里不算苛刻的标准。”林缚说道。

  换作集云武卫,三昼夜强行军五百里,林梦得倒是不太担心,只是民勇强行突进到江宁,再马不停蹄的北上勤王,便是轻装,强度之大,也非常人能想象,他心里打了极大的疑问号。

  只是林缚向来能人之所不能,他如此信心满满,林梦得也不跟他争论什么,心想:林缚此次要能顺利将民勇带到燕京而军心不溃散、大部分人的身体不给拖垮,差不多已经要算一支强兵了。

  “此行北上,艰难困苦,行军之难还是其次,随军补给才是首要,”林缚说道,“除了梦得叔你来承担此责,没有更合适的人选了。”

  “嗯……”林梦得也知道集结三千民勇要完成如此高强度的行军所遇到的困难非同一般,关键西沙岛这边不能弃守,北上勤王补给要从西河会、林家货栈抽调人手,各种事务的协调不是一般人能够承担,林梦得也当仁不让,“你此次北上,要带哪些人走,让谁留下来?”

  “北上情报斥候尤其重要,吴齐所属的暗卫,我都要带走,而且要他们先行刺探沿路情报。我北上后,东海寇必来西沙岛刺探虚实,说不定会有硬仗要打。赵虎随后会来西沙岛,集云武卫与西沙岛乡营主力都留下来。河口那边,曹子昂跟我北上,这边,周普、你都跟我北上,宁则臣走不走,我要问他的意愿。此外,傅先生与大鳅爷留下来,秦承祖也留在长山岛策应这边……”

  吃了几粒干冷的馒头跟肉脯子充饥,林缚、林梦得等人骑马斜穿过西沙岛,赶到北面的观音滩驻地,与傅青河、周普、胡致庸、宁则臣等人汇合。

  比较起三个月前,观音滩沿岸筑起一道百余步宽的护滩石坝,今后的观音滩坞港将围着这道石坝为中心建造。江水渐退,露出浅滩来,这边正组织人手筑两条临时的碎砂石道延伸到浅滩上,为入冬后筑横堤作最后的准备,浅滩上已经堆了许多从太湖西南运来的石料。

  此外,在地形上钳制观音滩的两座有厚墙夹道相通的围楼也已经抢建完成,西沙岛乡营营寨依围楼而立,此外在东南滩建了两座烽火土墩。

  林缚北上后,会将武卫、武卒及西沙岛乡勇主力近六百人留驻观音滩。西沙岛乡营满编三百人,大多数经过袭岛血战,三个月来,周普率武卫驻守西沙岛,对这些乡勇进行严格的训练,即使战斗经验有所不足,但战斗力绝对要强过普通海盗。

  观音滩往里,千步范围内六座围拢屋的高厚外墙已经建成,海盗袭岛时,流民可以紧急疏散或躲入围拢屋避难。

  林缚看了看天,虽说崇州境内没有下雪,但是天上阴云积沉,阴风惨恻,今年的冬天才是酷寒,要在岛上熬过这个冬天将十分的艰难。

  林缚将在岛上的傅青河、周普、胡至庸、宁则臣等人召集起来商议募兵的细节,此行十分的艰难,募兵前要进行充分的动员。没有等林缚问宁则臣的意愿,宁则臣主动则提出要随军北上。

  除乡营三百健勇为正式脱产的战斗编制外,林缚还使傅青河、周普、胡致庸等人以河口方式在西沙岛编练民勇。

  西沙岛流民两度劫后残存两万四千余人,青壮年男女劳力所占比例接近七成;在崇州县,差不多要在五万人丁里,才能聚集如此规模的青壮劳力来。

  不比河口那边,工场及码头扩建、宅院建造需要大量的青壮劳力,观音滩前期的建造规模又有限,这么多的青壮劳力无法满负荷劳作,也就意味着观音滩这边的民勇编练周期可以更长、一次轮训组织规模可以更大。

  林缚在河口组织民勇轮训,每次抽调两百余人,轮训半个月,从六月初施行,截止到现在,经过轮训的民勇还不足千人。

  后勤供应充足,傅青河、周普他们在观音滩这边组织的民勇轮训,一次组织千人规模,周期长达一个月,训练得更加充分。此外,流居西沙岛的民众多从西北穷困之地迁来,民风彪悍,战斗潜力实际上要强过河口民勇。

  除了西沙岛乡营外,观音滩这边可以抽调的民勇多达两千人,考虑到东海寇始终是西沙岛最严峻也最急迫的威胁,林缚不可能将西沙岛短期内的防卫潜力都抽调一空。

  五日过后,十月十四日,江东勤王军约定北上之日。

  朝天驿渡口,舟楫横铺,船桅密集如秋冬林梢,在阴冷乌云下,有股子压抑着待宣泄的悲壮情绪,提督府、守备府所遣兵马都已登船,整装待发。

  李卓、王添、顾悟尘、王学善以及江宁部院主要官员都聚集朝天驿为勤王师饯行,张玉伯翘首眺望东面,江面上只有数点孤帆,驿道上也无飞尘扬起。

  这数日来,西北风盛行,极不利航船逆流来江宁,前日从陆路传来消息说林缚要率民勇走陆路赶来江宁汇合。

  风向不利,又是逆流,乘船来江宁肯定赶不上趟;千余民勇要在三天时间里强行走近五百里的陆路,也近乎异想天开。

  张玉伯环视左右,江宁这么多官员都聚集在这里,与其说是为勤王师饯行,不如说是等着看林缚或者说是按察使顾悟尘的好戏。

  奢飞虎拢着双袖,站在近水的岸上,眯眼看着朝天荡冷得发白的水面。奢家没有跟朝廷翻脸,依礼制,他自然要为勤王师饯行。不过江宁官员表面上都要跟奢家划清界线,奢飞虎身边,除了随他出行的,就孤零零的没有其他人了。

  “你说林缚会拖延多久才能赶来?”奢飞虎问秦子檀。

  秦子檀看了看天,天色昏暗,时辰才是午后,只说道:“大概程余谦率主力先行,总不能这时候就追究他失期的责任?”

  三天时间内,率领千余民勇赶来江宁,是谁都无法完成的任务,李卓要是以此来责备林缚失期,只怕所有人心里都会替林缚觉得委屈、认为李卓过于苛求呢。

  当然,林缚失期,对林缚本身以及顾悟尘的威信都是一种打击。

  “这时间不是还早吗,怎么一点耐心都没有?”宋佳与奢明月不便抛头露面,不行错过给勤王师饯行的场面,一直都坐在马车里,掀起车窗帘子往外看。

  奢飞虎回头看了一眼,驿口旁的空地上是新募的两千余民勇,河口这边准备的骡马大车也有两百余辆;此外,还有四十艘乌蓬船载着补给物资随行。为林缚率三千民勇走陆路北上,顾系当真是花了一番工夫。

  除了直接从河口招募的六百余民勇队列尚整齐外,其他从朝天荡北流民中招募的近一千四百民勇要不是给外围的东城马步兵弹压着,怕是连队列都站不整齐。奢飞虎以为林缚不可能将西沙岛的防备力量都抽空,那从西沙岛募集来的千余民勇能有什么状态就不难想象了。

  三天强行军五百里,除了走驿道,对一等一的强兵也是极高的要求,奢飞虎才不信林缚能如期赶来江宁。

  奢飞虎若有所思之时,远远驰来两骑,马脖子的铃铛发出特殊的响声,是报信传驿,还没有到跟前,传驿将信物交给外围护骑,人在马背大声报讯:“报督帅,按察使司兵备都监林缚率千余民勇在十六里铺歇脚整军,约一个时辰后,整军至驿口,向督帅及诸位大人报备请行北上勤王……”

  p:求红票!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