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五 燕云劫 第2章 镜儿湖驻营

  从左军第五营驻地曹庄返回镜儿湖,天色清亮起来,在狭窄的河谷道里,林缚率领六十余骑稍放开速度,马蹄声在河谷道里回荡。

  这里是泰山北麓,东面在晨晞里露出崔巍峰尖的是泰山北麓的玉符山,镜儿湖承锦乡川、玉阳川等溪流的来水,在玉符山以西这一段水势翻涌,没有结冰;镜儿湖往西则为卧虎山。玉符山、卧虎山是秦山北麓最为险峻的两座山峰,仿佛北天门柱峙守泰山北麓。镜儿湖谷道是十里方圆内进泰山北麓的一处重要通道,最为重要的从镜儿湖谷道往西南有条谷道能迂回到泰山南麓的泰安府去。从镜儿湖下去就是玉符河了,从六十余里外的古店子口汇入黄河。

  再往上狭道夹在湖崖之间,路势很险,林梦得等人不善骑马,这极寒天气掉进刺骨的湖水里可不是好玩的事情,林缚让大家下马而行。

  护卫将林缚、曹子昂、林梦得、吴齐、周普等人的马牵走,林缚他们就沿湖而走。

  “东虏主力南下,济南城能不能守住?”林梦得问道。

  林缚眉头蹙着,看着冷青色的湖水在冒着白腾腾的雾汽,摇头说道:“不是那么乐观。”

  林缚他们从江宁出发时,计划要路过平原府进入燕南地区,使人到平原府德州备粮、积囤军资。没想到京畿以及燕南三府的形势会恶化得这么快,林缚被迫改变原计划,左军五营止步于济南府西南不再前行,林梦得等代表江东勤王师左军进入德州积囤物资的人手当然要一齐撤出来。

  除林家派出的人外,西河会还有四五十名会众先期进入德州,这次也一并撤出来。

  撤出德州时,从临清到德州的漕路已经给冰封严实了,西河会十多艘漕船自然都要弃掉,林缚这边从军资拨银里补贴给西河会。西河会为江东勤王师左军五营的北上后勤做出这么大的贡献,总不能让西河会倒最后还赔十多艘船进去。

  燕南三府给东虏铁骑摧残,大量难民拥入有大军驻扎的德州,再加上漕路被河冰所堵,使德州的物价在半个月时间里飞涨,精米涨到一斤二十余钱,比平日要贵三四倍,药材更是飞涨十数倍之巨。

  林梦得撤出德州时,除了两百余匹口外骏马外与一些紧缺的药材外,其他积囤的物资都在德州脱手售出,除了弥补西河会十多艘漕船的损失外,竟还有近万两银子的盈余——战争财果然是好赚。

  林梦得之所以关心济南城的得失,倒不为别的。从江宁出发时,除了勤王拨款外,还额外从江宁带了三万两银子出来,现在他手里还有近五万两银子。要是济南城能守住,他现在就打算带着银子打起江东勤王师左军的旗帜进济南城积囤物资。

  待东虏骑兵大规模进入山东境内,济南城的物价飞涨数倍甚至数十倍都有可能……

  林梦得见林缚对济南的形势不看好,便打消这个主意,银子能运走才能算是赚到,不然一切都是空,再说到江东勤王师的旗帜到济南城里未必好使。他见林缚蹙着眉,也没有多问,如今东闽总督岳冷秋已经到济南,下一步该怎么走,总要等见过岳冷秋之后再作打算。

  林梦得对军事不是很在行,但是他知道济南是山东首府,除了山东郡司外,鲁王的王藩驻地也在济南,东虏若攻济南,必是主力掩袭过来,镜儿湖距济南城西南不足四十里,自然很难独善其身。

  从镜儿湖西畔的狭路绕过,有一座寨子耸立在卧虎山的半山腰,林缚便将主营扎在这里。

  这座左官儿寨的原主人姓左,祖上是曾担任过户部的员外郎,是个半为乡豪半为强贼的人物。当地人从镜儿湖谷道通过,他们设卡抽厘金,要是不知深浅的外地客户从此地通过、财露了白,他们就直接截道打劫。

  林缚初到济南府时,先派前哨伪装商队过镜儿湖谷道时,被勒索拿一半货物出来当路税,起了争执,前哨给打伤了四个人、给扣下四人,林缚便直接发兵将左官儿寨当土匪窝给剿了。杀伤三四十人,强行解散两百多寨丁,将左家几十口人绑了扭送济南府治罪,林缚又直接占了寨子当主营地。

  左家在济南府还是有些势力的,但是林缚率领江东勤王师左军在济南府西南山地沿玉符河驻扎下来,济南府即使不想真治左家的罪,但也不敢将左家的人放出来,更不敢替左家出头反过来问责江东勤王师左军的罪。

  要说起来,林缚所率的江东勤王师左军五营,在诸路过境的勤王师里,军纪已经算是出类拔萃的。其他勤王师过境,拿着鸡毛当令箭,公然的勒索地方,更有甚者,奸/淫捋掠,不比东虏骑兵过境好上多少。

  林缚严肃军纪,沿路对平民及乡绅都能做到秋毫不犯;虽拿了四五家劣迹斑斑的劣豪与匪寨开刀以作练兵,但除了军械外,攻打劣豪与匪寨所得的其他缴获物资,多半还是用来救济附近的贫困民众。

  林梦得走进左官儿寨,站在寨门口看着里间,笑道:“过来时,听赵青山说,这边还只是普通的山里围寨,没想到才十天时间,你将这里差不多完全改造成军寨了,进镜儿湖的路险,东虏铁骑怕是强攻不过来……”

  “眼下是有地形上很大的优势,但是天气再冷一些,镜儿湖就会冻上;或者派人迂回到上游截流,使水势缓下来,这样的天气也能使镜儿湖冻实了,那在地形上就没有多少优势了,”林缚说道,“凡事要先虑不胜才能立于不败,不能指望敌人想不到。”

  林梦得摸了摸下颔短须,说道:“这个确实没有考虑到……”探头看了看寨墙,虽说是石垒的,但单薄得很,左官儿寨一旦失去地形上的优势,仅凭借单薄的寨墙,长时间坚守很难。

  左军五营都是新卒,虽然经过一个半月的磨合,有了些模样,但远远未到能跟东虏骑兵野战的程度。官兵与东虏作战,还是靖北侯时期相持过一阵时间、互有胜败,近十年来,官兵偶有小胜,败则是大败。

  林梦得吸着清水鼻涕,这鬼天气真是让人难以忍受,鼻子冻得红通通的,他随林缚继续往里走,看到寨子后稀薄的晨雾里有士卒操练的身影。

  “这寨子还是太小,容不下太多的人,要操练,大部分人都往山上再走一段路,有一处稍大的谷地,第三营就驻扎在那里,另外,宁则臣率第五营驻扎在玉符山东南坡,这边就第一营、第二营……”林缚跟林梦得介绍左军的驻扎情况。

  孙敬轩次子孙文炳领着四五十名西河会众在后面将一些药材驼进寨子里来,他们弃船登岸之后,就打算从济南府借道回江宁去。

  林缚正式组建了工辎营,专门负责行军工程建造与辎重后勤管理事务。林梦得回来,林缚就让他直接负责这一块。

  如此一来,便是西河会众都离开,左军五营的后勤补给也不会有多少影响。

  毕竟就要直接面对东虏铁骑了,伤亡势不可免,西河会并无随军勤王的义务。

  林缚让护卫领着孙文炳及西河会众去营房里休息,他拉住林梦得、吴齐跟他们介绍左军五营最近的情况。

  林梦得在过宿豫后就脱离大部队直接赶去德州了,吴齐更是深入到京畿地区探听情报;而在离开宿豫进入山东境内之后,林缚对左军五营进行大改制,他们还不清楚左军五营最新的情况。

  除了沿途招募人补充到左军五营中去,又将左军五营中有工匠手艺以及战斗素质相对较弱的士卒抽出来组建工辎营外,林缚对左军五营的编制改动也很大。

  当世的军队编制相对简单,通常以十五卒编队为一小队,以旗头领之,四小队为一都队,以都卒长领之,十都队为一营,以营指挥领之,数营到十数营或者二三十营为一编制镇。镇设主将统领,又设副将辅助,通常一镇设一名副将不够,也就出现“某镇第几将”的称谓,每将分别约束数营不等的兵马。

  以林缚后世眼光来看,当世的军队编制主要还是限制武将专权,但是也造成指挥体系的效率降低。

  左军五营为临时募兵,又都是新卒,林缚直接进行军制改革,也无人管他,内部也没有丝毫的阻力。

  为方便计,林缚没有改动哨队与都队的编制,只是在小队之下以五卒为一战斗小组,日常操练、宿营、行军,都以战斗小组为基本单位。

  十五卒的小队在面对东虏骑兵冲击时很难保持完整的阵形,为了使阵形给敌骑冲散之后不至于很快崩溃,将小队细分成三个战斗小组,就显得尤其重要。以战斗小组为基本作战单位,作战韧性与持续力将获得提高,实际能提高多少,还待实战检验。

  林缚此外在六十卒的都队之上,以三都队一百八十卒设一哨队,新设哨卒长为指挥。

  对通常统领数营的一名副将来说,直接管理数十支都队,会十分的繁琐,甚至在三五个月时间里都不可能熟悉手下都卒长们的脾气、性子。以营为基本防戍、调动单位,又显得不够灵活。另外,没有足够多的中低级武官,军队基层的稳定性也会较差。

  林缚直接增加了相当于后世连队的哨队设置,又以三哨队(九都队)为一营,多余出来的一都队兵马直接打散,将战斗素质较差的士卒编为专门的哨队炊事兵、马夫、救护兵以及传令兵,每一营又专设哨官挑选三十名擅骑术的精锐负责斥候侦察之事。

  如此一来,每营还是保持六百卒的编制。

  此外,林缚又设总哨官一职,总领左军五营斥候以及传递信报之事,总哨官自然由归来的吴齐担任。

  林缚不单将编制层次细分,还将军中兵种尽可能的细分,貌似管理变得更复杂,实际上在一切都条例化之后,能让指挥武官从繁琐的日常事务中解脱出来,更专注于战事。兵种细分,也能使训练或特殊兵种的培训变得更有针对性,毕竟行军打战涉及到诸多专门性技能,而普通人成为专才容易、成为通才极难,效率也会大打折扣。

  林缚对左军五营如此大规模的改动,很多地方是直接借鉴后世的连排队编制及三三制经验,周普、吴齐、敖沧海等人对这些都感到很陌生。由于林缚的五卒新编队法在集云武卫及狱岛武卒等小股精锐战力的训练中已经获得很大的成功,所以他们也能容易接受林缚此时对左军五营的改动。

  林梦得此次从德州带回来两百多匹口外骏马,林缚将优先分给各营的斥候。即将面对的是东虏骑兵,左军五营以步卒为主,本来行速与机动性就差,要是斥候力量再弱,将会十分的被动。

  多下来几十匹都用来加强第一营的骑兵。

  一天时间里,林缚带着林梦得、吴齐熟悉左军五营的驻军以及编制调整后的武官及训练情况,到十一月二十七日,进济南城见楚党核心人物之一的东闽总督岳冷秋。

  p:这一章码得很慢,晚了,求红票。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