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五 燕云劫 第4章 宋家子弟

  济南是一城一池,也就是一个廓城一个内城。

  内城不大,才六百步见方,郡司官署、济南府治、历城县治以及鲁王府、文庙、贡院以及权贵勋富私宅多在内城。内城外有护城河环绕,四门不正,南门偏东、东门偏北、北门偏西、西门偏南,四门皆建有瓮城,然而城墙主体还是夯土版筑,只有城门段与瓮城用砖石建造。

  林梦得则带着七八名骑兵直接往市集赶去了,他要在济南城里搜罗一些紧缺物资;林缚随岳冷秋、陆敬严一起从西门进城,径直往城西南的提督府衙署而去,敖沧海率一哨骑兵相随,到提督府衙署偏院等候。

  山东郡诸府司及济南府的官员以及鲁王府的代表都齐聚在提督府的议事明堂里,主座虚置,林缚与岳冷秋、陆敬严赶来后,代表客军坐在左列席案上首。

  济南府境内,除了他们之外,客军还有两浙勤王师一部驻扎,统领是一员副将,也给邀请来坐在明堂里。这么多的官员依次介绍一遍过后,林缚只能记得山东宣抚使、按察使、提督等少数关键的几人,倒是鲁王府的代表元鉴海给他印象异常深刻。

  元鉴海是鲁王元鉴澄的弟弟,无望王爵,虽说受封了镇国将军,却没有独立开府,年纪只比林缚稍大,他与当今圣上论血亲算远堂兄弟。

  元鉴海以宗室子弟的身份代表鲁王府出席今日的议事还是其次,令林缚惊讶的,元鉴海只要在唇上长一撇短髭,就活生生是永昌侯元锦秋的翻版,或者说元锦秋将唇上小胡子刮子,就活生生是元鉴海的翻版,要是元锦生的相貌再老成一些,与元鉴海也有**成的相肖。

  虽说元锦秋、元锦生也是元氏子弟,但是与鲁王这一系,在血缘上差不多隔了有七八代,相貌还能如此相肖,林缚只能恶意的揣测他们的父辈或许有不能给外人道的秘密。

  “林大人,你说山东郡府军议约我们过来有什么打算?”

  林缚胡思乱想着,听到身后有人唤他,微微侧过头,看了跪坐在他与陆敬严身后儒生装扮的青年一眼,这青年是岳冷秋帐里的一名书记官。林缚午前到岳冷秋帅帐时,这青年也在,只是当时无人介绍过他,也许有介绍过他,自己不经意间漏听了也说不定,想不起他的名字来。

  “卑职宋博,勉强在岳帅帐前充当书记官一职……”那青年见林缚侧过头来眼睛有些疑惑,忙坐直腰郑重的自我介绍,“家姐乃晋安侯江宁进奏使之妻,初入江宁时,就得林大人援手之恩,宋家还没有跟林大人正式道谢呢!”

  林缚心里一跳,没想到眼前这不起眼的青年竟然是东闽宋家的人,是奢飞虎之妻宋佳的兄弟,想起宋佳丰艳惊人的容颜,心里想:难怪岳冷秋敢毫无顾忌的从东闽脱来率师北上勤王,说不定是暗中得了宋家的许诺。

  奢家举旗作乱十载,其他七姓并没有得到什么特别的好处,反而为这场战急葬送了无数子弟的性命,势力甚至比战前还有所不足。眼下奢家算是归附封侯了,其他七姓也各有封赏,子弟在地方上或到东闽总督府以及诸郡司担任一些无关紧要的官职,也不是多么让人意外的事情。奢家异志不消,但是其他七姓在打什么主意,还真是难以揣测,按说他们有厌战的情绪也很正常,但是他们也不可能一下子就放弃对朝廷的警惕心。

  邵武镇主将陆敬严对坐在身后的宋博跟林缚套近乎,也充耳不闻,以陆敬严为代表的东闽军将官团伙与以奢家为首的东闽八姓势力打了近十年的硬仗,仇恨倒不会轻易化解。

  “原来是宋兄,失敬了,”林缚侧过身来施了一礼,回答宋博刚才的问题,“山东境内镇府军才五万余人,还分驻各地,此时有东虏主力南下之忧,山东军力备虏严重不足,也许是想借助客军守山东……”

  “林大人高见,替小弟解惑了,”宋博拱手说道,“林大人在江东声名甚隆,小弟在东闽也有耳闻,林大人可许小弟在济南城里做个小东?”

  林缚眉头微蹙,想不出宋博有什么跟自己单独见面的必要,他与奢家已经是势成水火,难道宋博或者说宋家就不怕跟他私下见面的消息传到奢家耳朵里去?再说他也不清楚东海寇里有没有宋家的子弟渗透进去。

  “看情况吧……”林缚模棱两可的说了一句,既没有答应与宋博在济南私下见面,也没有直接拒绝。

  与林缚所料不差,山东郡诸司的官员在寒暄之后,就表示要以鲁王府的名义拿出五万现银对江东、东闽、两浙等暂驻济南府的勤王客军表示慰问,还承诺他们三路勤王客军只要在驻扎在济南府境内,粮饷就由山东宣抚使司负责。

  林缚见岳冷秋坦然受之、谈到协守之事时又顾左右而言其他,他自然也不会冒天下之大韪拒绝这一万两的慰军银。

  在林缚看来,在山东境内的勤王军互无统属,跟山东地方也无直接的瓜葛,山东想依靠客军备敌,其实是打错了主意,很可能事情会坏在这上面,只是他自知位卑言位,坐在那里也不参加议论。

  要不是江东勤王师左军五营归他统领,林缚以正七品都监职也根本就没有资格坐在山东提督府明堂里。

  客军过境要把军中基本情况向当地的提督府报备,山东方面也知道江东勤王师左军五营三千士卒事实上是临时募集的民勇,所以对林缚也不是非常重视。要不是林缚午前适巧在岳冷秋帐中做客,山东诸郡司未必会专门派人到镜儿湖营地请他过来。

  不管怎么说,林缚既然代表江东勤王师过来了,慰军银总不能太分彼此,只是席间寒暄议事,却分明的将林缚冷落在一旁。毕竟山东诸郡司方面列席的官员少说也是正五品的参政、参议或佥事,武官也少说是骑都尉以上的高级将领,要他们刻意讨好地位比他们低、又没有什么名望的林缚,太为难他们了。

  不过议事明堂里也不是没有人注意到林缚,鲁王弟、镇国将军元鉴海就不时的观察沉默着喝茶的林缚。

  林缚在山东倒不是没有一点名声,初入济南府,就直发兵将左家直接当成土匪给剿了,还霸占了左官儿寨当营地,在济南府还是引起颇大的震动。

  左家除了祖上当过户部侍郎外,此时在济南府也非没有半点势力,左家的老二左贵堂就在鲁王府担任管事太监,颇受鲁王元鉴澄的信任。

  左家给林缚当成土匪给剿了、左官儿寨又给霸占过去当军营,左贵堂就一把鼻涕一把泪的跪到鲁王前请他替左家主持公道。

  鲁王府的亲卫队也就一营六百多人,平时玩狗弄鹰、欺男霸女还成,但是直接拉出去,未必能打得过人家,元鉴澄便知会宣抚使司处置这事。

  宣抚使司只答应事后放人,推诿说左家给抓了把柄在先,便是将官司打到中枢去,中枢也会先追究鲁王府御下不力。

  这件事就给拖得不了了之;说到底还是林缚兵权在手,令地方只能圆滑的对待。

  元鉴海念着左贵堂送给他几个漂亮的小妞,既然当面撞到林缚,就不能不为左家的事出一点力,微抬茶盅,朝着坐在斜对面的林缚说道:“林都监到现在都沉默寡言,对诸人议论就没有一点高见?”

  林缚知道地方势力总是盘根错杂,他发兵剿左家,将左家二十几口都扭送山东郡司发落,便算是留了余地,他也没有足够的人手跟精力将左家的背景调查得一清二楚,这时候见鲁王弟、镇国将军元鉴海突然跟自己说话,语气听起来也不是特别的友好,他放下茶盅,不亢不卑的微笑道:“镇国将军抬爱了,林某人位卑言轻,对诸位大人议论还真没有一点高见……”

  “是吗?”元鉴海神色稍冷的看向林缚,“林都监初到济南府,就擅自主张将左官儿寨霸占了,可没有让人感觉林都监位卑言轻啊?”

  林缚心里想原来是替左家讨公道的,当世宗室子弟贵则贵矣,但是燕京方面最注重对他们的防犯,林缚也不担心元鉴海有什么能耐能咬他一口,笑着说道:“左家公然劫我江东勤王师左军前哨,镇国将军觉得林某人有什么处置失当的地方,还请直言。所谓‘有则改之、无则加勉’,镇国将军的训诫,林某人会铭记心里的。”

  元鉴海脸色冷青,哪里想到林缚小小的七品都监,说话的口气会如此的强硬,他沉着脸要发作,岳冷秋接过话来,问道:“林都监处置有何失当的,还请镇国将军直言?”好歹林缚是楚党的一员悍将,哪有给外人欺负的道理?再说岳冷秋打着要离开山东迂回到晋中的主意,才不介意跟山东地方搞差关系,关系搞得越差,他越有借口离开山东。

  山东郡司官员立即省悟到楚党互为援应,又同为客将,岳冷秋没有不袒护林缚的道理。大敌当前,关系纸┝耍陨蕉胤酱不利,山东宣抚使陈学尧忙出来打圆场:“镇国将军也是欣赏林都监年纪轻轻处事却少有的干脆果断,能率军驻在济南府,实思媚细之幸……”

  p:求红票。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