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五 燕云劫 第5章 兵甲

  提督府的议事不能算愉快,各人心里打各自的算盘。

  岳冷秋打定主意想尽快移师西向避开东虏骑兵主力,但是他徒有总督之名,麾下将官抱成团的抵制他,使他不能如臂指使的掌握东闽勤王师。

  岳冷秋试探着要拉林缚率江东勤王师左军五营随他一道西移,以此来削弱东闽勤王师内部对他的抵制;林缚只是将江东兵主帅程余谦拿出来当借口推搪,不明确说留也不说走。虽说同源楚党,相互援应是应该,但是林缚不可能在行动上受制于岳冷秋。

  作为东闽勤王师将官团体的领头人物,陆敬严是靠战功晋升到当前高位上的,武勇不减、锐志仍在,欲在山东协守地方,与入寇东虏骑兵作战,建立功勋,但是又无法摆脱岳冷秋的节制。

  林缚倒是想交好陆敬严,想着若是要一起留在济南府,彼此间要相互援应才好,在提督府举行的午宴席间,也刻意讨好。奈何在外人眼里,林缚是楚党的一分子,而且是为楚党冲锋陷阱的中坚分子,陆敬严作为李卓的旧部属,怎么可能对林缚有好脸色?

  林缚心里也是郁闷,在岳冷秋面前,许多事情他又不能做得太明显。

  两浙勤王师的那员副将态度暧昧不明,打个哈哈、欲拒还迎,明显是嫌一万两慰问银子的开价远不足以令他率两浙数千精兵留下来为山东地方卖命。在林缚看来,这样的将领在关键时刻并不能让人放心信任。

  从山东提督府衙出来,林缚心里压着事情,见天色尚早,也不急着出城返回镜儿湖营地去,便就带了七八名护卫在城中闲逛。

  济南城不大,才六百步见方,还给会聚诸泉的大明湖占去三分之一的面积,林缚就沿着大明湖南岸石街信步而走。湖水结了冰,柳树叶片都凋零干净,只有稀疏的枝条垂下来,景色萧条。

  林缚走到西城一座道观前,遇到林梦得派来寻他的人。

  林缚赶到城东市集,林梦得从市集里出来,拉他走到街边一辆骡马大车旁,掀开漆布的一角,说道:“你看……”

  映入眼帘的竟是两副鳞甲,成色颇佳,林缚喜道:“城里能买到这样的好东西?”将盖在车上的漆布都掀开,除了两副鳞甲,还有十几副优质组甲,棹刀、陌刀三四十柄,还有十几张蹶张弩,问林梦得,“都是在这里买到的?”

  “关键是价格,你猜这两副鳞甲花了多少银子?”林梦得忙将漆布掩上,生怕财露了白似的。

  “多少银子?”林缚问道。

  “这个数……”林梦得买了关子,举起三根手指头。

  “三百两银子?”林缚问道。

  三百两银子折铜三十六万钱,在江宁能买好米六七万斤,四口之家,放开肚子吃,能吃二十多年,但是买成色这么好的两副鳞甲,林缚一点都不觉得贵。

  虽说在江宁,这样的鳞甲价格能稍便宜些,但是如此关键时刻,一副防护力极佳、重量甚至比组甲还轻的鳞甲,让一名武勇过人的健卒穿上,无畏普通刀枪的砍刺,也无畏短距离的箭矢攒射,再配以大杀伤力的锋利陌刀或棹刀大器,能使作战协调性好的十五卒小队战力立即提高一个水平。

  林缚以新编队法练精兵,便是以披甲陌刀手为五卒之核心,但是好甲难求,便是人数不过两百的集云武卫,优质组甲也才六七十副而已,想要给每个陌刀手都穿上鳞甲,只是奢望。

  林梦得就像奸商一样的嘿然笑起来,鬼鬼祟祟的凑到林缚的耳边,轻声说:“这两副甲花了三十两银子……”

  “……”林缚难以置信的盯住林梦得看了一会儿,问道,“你没有骗我?”

  “我能骗你?”林梦得反问道,“不单这两副鳞甲,这样的组甲也不要十两银子,二十柄陌刀,一共才三十两银子……”

  “也是;但是你身边就七八人,也不可能用武力强买强卖……”林缚笑道,只是笑容在他脸上就持续了几息时间,转眼间笑容就在脸上凝固掉:除了武官士卒私下卖出外,林梦得哪可能以这么便宜的价钱在市面上买到如此的精良兵甲?

  “你想到了?”林梦得见林缚变了脸色,知道他想透其中的关节。

  “嗯!”林缚沉重的点了点头,说道,“这没有什么难猜的,只是乍看到这样的好东西,有些喜出望外了……”

  “对方没有说身份,看他们的戎衣,应该是从燕南三府撤出来的镇军……”林梦得说道。

  东虏兵锋直指燕南,燕南三府的守军溃败后,有大量的残兵败将撤入山东境内,德州不能给他们安全感,他们大规模的退到济南府境内。山东提督府有出面收拢这些残兵败将,使得济南府的守军规模增加到两万人以上。

  林缚不以为收拢来的这些残兵败将短时间能有多少战力,但是也没有想到会糜烂到这种地步,武官士卒竟然将安身立命的兵甲公开拿到市集来贩买。

  组甲、鳞甲是都卒长以上武官才会有的配甲,陌刀、棹刀也只有军中少数精锐战力才有配发。

  林梦得见林缚蹙着眉头久久不言,小声的问道:“对方说还有一批好货,量比较大,还有不少马匹,可以在城外转手,我们要不要接手?”

  “接,怎么不接?”林缚恶狠狠的说道,“这些兵甲留在他们手里,难道还能指望他们能用来杀敌不成!”他靠车签发调兵命令,交给身边亲卫,说道,“你们去曹庄,使赵青山将第四营调到济南城西南待命,调两万两银备用随军备用;使周普、宁则臣率第二、第五营进驻曹庄待命,使曹子昂在镜儿湖做出第一营、第二营拔营准备,使吴齐派斥候到济南府东北沿黄河往东方向侦察……”

  “防止对方黑吃黑,只要赵青山率第四营来待命就可以了……”林梦得不解的说道,不理解林缚突然将左军五营都调动起来。

  “这样的济南府,焉能久住?”林缚痛心疾首的问道。

  林缚痛恨那些吃国饷、不战而溃的蛀虫将领、官员,为数以百万计的民众给东虏铁骑践踏感到痛心,但他不是理想主义者,他有他处世的底线,但也不会空谈道义,人要活下去,首先要务实。

  东虏主力将来之时,济南众人各怀心思,下面的士卒又糜烂不堪,他不会为了心中的不忍,将追随自己的数千将士性命白白的葬送在这里。

  林梦得也不多说别的,说道:“既然这样,我便去跟他们接触,争取在夜里将这买卖做成,免得夜长梦多……”

  林缚点点头,说道:“只要是良兵利器、好甲好马,价钱不妨放宽松些,银子揣在口袋里是死物。你放出风去,我们在城西南玉符河畔设市,组甲、鳞甲、步弓、强弩、口外骏马,有多少,我们收多少,五万两银子都花掉也成……”让林梦得带着七八人去跟那些逃到济南府的残兵败将们接触。虽说从他们手里大量购买兵甲,有挖济南墙脚的嫌疑,但是兵甲留在他们手里,也不可能指望他们为守济南出力!这么一想,林缚良心上的不安就减淡了许多。

  左军五营从江宁出发时,三千将士多为新卒,东凑西凑的各式铠甲才四百余副,兵器都为简单的直脊刀、枪矛类;普通骡马好搞,好马也就是林梦得这次从德州搞来的两百匹口外骏马。

  一路行来,林缚除了整训、拿沿途遇到的劣豪匪寨练兵外,此外最紧要做的一件事就是千方百计的提高士卒武备。

  江宁是帝国南都,江宁工部等衙门拥有全国第二大规模的兵甲制造工坊,又有专门的大型武库,优质兵甲相当好搞一些,地方上哪里可能搜集到大量的优良兵甲?林缚也没有想到在济南会遇到全面提高武备的机会,只是这样的机会想想都让人心寒。

  林梦得走后,林缚也使众骑押着林梦得先前搜罗来的两大车物资出城去。

  出西门时,遇到岳冷秋帐前的书记官宋博,宋博热切的招呼道:“林大人还未出城去,可准许小弟我夜间在城里做个小东?”

  “怕是不方便,这城门要闭了,以后有机会再请宋兄吃酒。”林缚说道,他们是客军,夜里出入济南城不可能那么方便,再说他要赶着出城去,在玉符河畔设黑市从撤到济南府的残兵败将手里收购优良兵甲,哪有心思应付宋博?

  宋博见林缚行色匆匆,百余骑押着两辆大车出城门去,眉头微微蹙着,吩咐随从:“有些诡异啊,你带两人跟过去看看,不要跟他们起冲突……”林缚在江东名声鹊起,但是多半是践踏奢家得来的,奢家非但不会,还尽力在东闽隐瞒暨阳血战的消息,林缚在东闽人眼里,还是无名小辈。但对于宋家来说,即使没有宋佳私信屡次提及,一个使杜荣丧命、使奢飞熊折戟暨阳城下的林缚,也足以引起宋家的关注了。

  既然能在济南府遇上,宋博自然不肯轻易放过直接接触的机会。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