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五 燕云劫 第12章 饵与陷阱

  议事完毕,已经是拂晓时分,外面的暴风雪却还没有歇,诸将归营休息,临时征用来做指挥所的民宅里,护卫给林缚准备了一间卧室,林缚将铠甲脱掉,和衣靠着床板,连马靴也没有脱去,翻阅从江东快马传来的塘抄。

  刘安儿终于按捺不住,十二月上旬发兵围攻濠州,攻城七日不下,解围回泗州;林庭立欲趁攻石梁,给刘安儿之妹刘妙贞击退,维扬、淮安方向没有什么动作;洪泽浦局势似乎又要陷入僵持之中。

  除了塘抄外,林缚还有林景中给他写来的私函,信函里提到一个重要的信息就是洪泽浦的盐价在十一月中旬之后就陡然降了。

  刘安儿举旗造反,给围在淮、濠、扬、阳四府之间,江东郡对洪泽浦实行严厉的封锁,如此严厉的封锁最明显的一个特征就是洪泽浦的盐价飞涨,甚至达到一两银半斤盐的地步,比江宁正常盐价高五六十倍。

  洪泽浦盐价陡降说明有大量私盐在十一月中旬流入洪泽浦地区,又由于洪泽浦地区的势态,私盐贩子只可能跟刘安儿部直接私通合作。

  奢飞虎以及庆丰行势力应该给李卓严密监视起来了,很难从江宁或维扬进入洪浦泽。到底哪一边出现了问题?林缚苦苦想不透。

  不管哪一边出现了问题,貌似恢复僵持的洪泽浦似乎隐藏了更大的危机。

  “大人睡了没有?”

  林缚听见是曹子昂的声音,在屋里回道:“我还没睡……”坐起来,拿起桌上的大氅披着开门走出来,见曹子昂在堂屋里,问道,“什么事情,怎么不回去休息?”

  “过来时在车上睡了一觉,现在睡不着,”曹子昂说道,“你要没睡意,便找你再聊聊……”

  “那正好,我过来时也在车上睡了一觉,正愁怎么打发时间呢……”林缚笑道,招呼曹子昂到火盆前坐下,拿起通条将火炭挑旺一些,护卫又拿了些柴炭过来放在火盆旁。

  “我想着,东虏那颜部咬住我们不放,未必是坏事,”曹子昂捡起一头烧焦的木柴在泥地上画出平原府的地形来,黄昏一战,他们这边抓住几个活口,知道与他们接战的这部东虏骑兵的一些底细,“他们多半会误以为我们要去增援德州,那我们就将计就计,做出增援德州的势态……”

  “你是说以左翼、右翼两部四哨马步兵做出进逼德州的势态,吸引那颜部以及阳信方面的东虏游哨,便于我主力往北穿插进河间府?”林缚问道。

  “对,”曹子昂点头道,“只不过赵青山、宁则臣部所承受的压力很大……”

  “这个风险很大,”林缚说道,“一旦天气转好,东虏于德州北的骑兵驰行两百里,也只需要一天多点的时间,我们不能确认那颜就不请援兵……”

  杨照麒所率晋中勤王师在高阳给全歼后,大同、宣化、蓟北等边镇调入京畿地区的勤王师以及京畿守军加起来还是达到十万余人,郝宗成所率蓟北军以及陈芝虎所率大同军皆为精锐。

  在此势态下,分六路破边入寇的东虏骑兵如今已经形成南线与北线两路主力,其北线近四万骑兵由东虏亲王叶济罗荣率领,在京畿以南地区活动,主要是来监视并压制京畿地区的守军与大同、宣化、蓟北三边镇的勤王师。

  东虏此次入寇的其他兵马都由东虏王汗叶济尔亲率,集结于邢州府南境,靠近太行山脚下,进逼平原府、大名府、济南府。

  东虏南线最多集结六万骑兵——事实上高阳与杨照麒部一战,东虏骑兵损伤颇大,其后连拔三十余城虽说伤亡不大,但积少成多,林缚判断东虏入寇两个多月以来连伤带亡减员应超过万人——东虏南线能调动的最多兵力应该不超过五万人。

  东虏此次入寇除掠夺财货外,更主要的目的还是掠夺人口,并将其掠夺的人口、财货往太行山东麓一线集结,随王帐而行。

  无论是受伤人员还是掠夺来的人丁、财货,都成东虏南线主力的重大负担,东虏中军王帐的机动性受到极大的影响,也牵制其大量的骑兵要留下来护卫王帐,特别是东胡最精锐的王帐宿卫军都滞留在邢州府南境,轻易不会出动。

  这也是东虏南线一直拖到十二月中旬才完成向德州攻击准备的主要原因,东虏的兵力部署捉襟见肘,需要将前期放出去掠夺燕南三府的大部分骑兵收拢回来之后,才能形成对平原府、大名府以及济南府的兵力优势。

  事实上,东虏南线能自由调动来进入平原府、大名府、济南府作战的骑兵事实上远远不到四万人。东虏南线主力要顺利实施攻打济南的战略目标,除了剪除德州、临清之屏翼外,还要戒备集结于中州郡东北部地区以及可以通过太行山孔道出击、在晋中集结的诸路勤王师。这些威胁都来自东虏南线主力的西侧,所以东虏南线骑兵主力也尽可能往西侧收缩,特别是济南府表现出较强的抵抗意志之后,东虏进逼济南府东面阳信一带的骑兵也都收缩回德州北,只有少量前哨游骑侦察阳信一带的守军。

  林缚的意图就是离开济南府后往东北方向斜穿济水、卫河,从东虏势力的空虚地带阳信等地直接穿插到河间府东部去。

  就算给东虏哨骑发现他们穿插进河间府的意图,东虏骑兵也要从德州北面的营地出发来追击他们。

  曹子昂是建议直接以四哨马步卒做出增援德州的势态,以吸引东虏在阳信一带的哨骑,方便主力从东虏的哨骑侦察空隙里穿插过去,林缚则担心会将德州北的东虏骑兵也吸引起来。

  江东左军将卒士气可用,装备堪称精良,在野地列阵而战,八百甲卒并不畏惧三百东虏王帐兵精锐的冲击,但是敌骑再多一些,处境就会非常危险了。

  “用兵便是用险,焉能处处都四平八稳?”曹子昂拨着火炭笑道,“虽有风险,却也值得一试,赵青山与宁则臣或许经验有所不足,那换我与周普率部往北策动,牵制那颜部……”

  “让我细想想……”林缚拿火炭在地上将平原府一带的地形都补全,虽说曹子昂、周普不畏凶险,但是林缚视他们如左膀右臂,焉能轻易将左膀右臂置于险境?林缚蹙眉盯着地上表示各处地形的线条看。

  这时候在济南从军的河间府秀才孙尚望走进来,看见林缚与曹子昂坐在火盆,作揖行礼道:“大人跟曹指挥还没有休息……”

  孙尚望时年三十七岁,河间府沧县人,考中秀才后,参加郡里的乡试屡屡落第,托亲戚介绍到邢州府一家富户人家当私塾西席。

  孙尚望平时也好读兵书,有几分眼力,见东虏入寇,判断邢州更容易受到东虏骑兵的攻击,便欲回河间府沧县老家避兵祸。奈何半路给东虏骑兵冲散,被迫折道逃往济南避难,也不知道河间府沧县老家是什么状况。

  孙尚望有个好友在济南知府担任幕僚,他逃到济南府后,托这层关系,也进了济南知府的宅子当一名门客,只是始终担心沧县老家亲人的安危。虽说济南府东面的府县都没有失陷,但是东虏骑兵穿插其间,邮路驿路断绝,孙尚望在济南府甚至都不知道沧县有没有失陷。

  林缚欲率江东左军北进燕南的消息在济南府诸衙门内部传开时,孙尚望就料道林缚会避实就虚走河间府,便带着十几名滞留济南府的河间老乡来从军,打算回沧县寻找家人。

  济南府派出去的斥候侦察能力有限,林缚使吴齐派出游哨,已经摸清河间府内的基本情况,包括沧县在内,沧县以北的河间府九县城池均告失陷。不过河间府境内尚有二三十座坚固的坞堡由于守土乡兵及地方乡豪抵抗意志坚定还没有失陷;沧县人尚武也能从这里看出一二来。

  林缚看见孙尚望进来,眼睛一亮,招呼他过去坐,说道:“孙秀才来了正好,你说隳锞俗≡诓紫囟闲〔赐氛苌谇靶┤张扇饲比氩紫兀〔赐氛形词荩挡欢慵胰司驮谛〔赐氛诒苣选缃窈蛹溆泻眯┪胝乖诠淌卮嵌几髯晕螅嵋撞豢舷嘈磐馊恕N艺獗吲扇巳チ纾驳貌坏剿堑信任,我能不能请孙秀才你冒险走一趟?”

  “敬请大人吩咐。”孙尚望心里总念着尊卑有别,不要看林缚身为江东左军统领,虽然才是正七品都监,权势之大,却非普通正七品的官员能及,孙尚望不敢逾礼跟林缚、曹子昂一起围坐在火盆前谈话。

  “坐下来说话,”林缚招呼道,孙尚望此人虽说科考屡屡落第,但是坎坷颠簸又历经磨难的人生,使他阅历、见识要远远超过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士子,只是过于拘礼,林缚便扯住他的袖口强要他坐下来,笑道,“你不觉得站着吃力,我与子昂头抬着头跟你说话还吃力呢……”

  “大人抬举尚望了。”孙尚望涨红了脸坐下来。

  “我江东左军北进燕南,没有落脚点不行,”林缚说道,“我想派人护送孙秀才你先去沧南小泊头寨联络,说服乡民同意江东左军经过小泊头寨时临时落脚……”

  曹子昂站在走到桌前看地形图,小泊头寨在沧县东南、阳信东南,就近挨着渤海湾,是个渤海边的一座渔寨。

  曹子昂看过小泊头寨的地形,回头问林缚:“你要在这里设陷阱,诱歼一部东虏骑兵?”

  “对,”林缚站起来,指着小泊头寨在地图上的方位,说道,“只要孙秀才联络顺利,我们就有机会在这里诱歼那颜部。这诱饵你与周普都不合适来当,你们先去小泊头寨,我亲率第一营来充当左右翼,做出增援德州势态,然后往小泊头方向斜插,诱那颜部来追……”

  p:求红票。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