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五 燕云劫 第13章 失城

  腊月二十三日,德州城被围的第五天。

  黄昏,阳信县东北方向的原野,天幕阴沉沉的,寒风吹得野地里的积雪飞飘,也让分不清哪是天空飘下来的雪花,哪是地里给风吹起来的雪粒子,人迎雪而行,要眯起眼睛来。

  那颜的脸藏着笠兜子里,眼睛阴戾的凝视着视野远处,有十余外围斥候就在他们眼皮子底下逗留,站在远处的雪嵴子上,穿着黑色的甲衣在风雪里似乎静止不动的塑像。

  他们直到前天才通过耐心的设伏抓到四个活口,酷刑之下,才得知眼前的这支南朝兵属于江东勤王师左军,由一名叫林缚的都监官统领。

  叶济大汗继位以来,就在东胡内部大力的推行汉制、汉学,那颜也知道南朝的官制。

  换作在东胡,统领独立成军的三千甲卒,需要副都统以上的中高级将领才行,就算南朝兵多将广,以区区七品都监官来统领独立成军的三千甲卒,似乎很不合适南朝的规矩。而且他们这几天已经派出哨骑侦察得清楚,眼前这部南朝军兵力在八百人到一千人之间,远远不足三千之数。

  此外,抓来的俘虏还交待江东左军三千士卒都是招募才两个多月的新卒,没有训练就直接拉到济南府来。

  几天来脾气已经变得暴躁的那图真直接将俘虏一刀捅死,谁都不会相信这样的鬼话,招募才两个多月、没有经过任何训练的新卒怎么可能持续几天在如此恶劣的暴风雪里跟骑兵周旋?

  俘虏将江东左军说得如此不堪,简直就侮辱王帐兵,难道布伦山的骄傲、王帐宿卫军这几天来就是给兔子一般弱小的新卒咬了一口又一口?

  其他还能忍受,那图真偏偏忍受不了落到手里任他宰割的俘虏还如此的嘲弄他,连杀了三名俘虏,直到最后一名俘虏说江东左军是越王朝中枢在江宁秘密设立的精锐部队,那图真才饶过他的性命。

  那颜回头看了一眼,见那图真勒着缰绳骑马过来,说道:“德州方面,今明两天局面就会出结果……”

  “出结果又能如何,回去一样给阿济格笑话,”那图真气急败坏的嚼着从雪地里捡起的枯草茎,又恶狠狠的将嚼得稀烂的草茎吐出去,“便是给阿济格笑话,这次也一定要将这颗钉子拔掉;放他们回济南去,也还是一颗刺人的硬钉子!”他勒住缰绳的左手裹着伤,在昨天午后的战斗中给削去三根手指头,险些连半片脸给劈开。

  那颜也理解那图真心里的怒火,他们从十七日起,与这部江东左军纠缠七八日,即使不断收拢阳信、济阴地区的前哨游骑,还是在济阴、阳信之间给这部江东左军压制得极为窝囊,还使他们没能回去参加德州会战争取战功,

  即使可以说成功的阻止了这部江东左军精锐支援德州,但是这几天来打得这么糟糕,那颜自己都觉得惭愧。

  他也曾试图引诱这部江东左军到德州外围以汇合优势兵力围歼,奈何这部江东左军多利用夜间行军,在暴风雪中南北穿插,单纯是骑兵很难在夜里雪地上牵制他们。暴风雪与漆黑的夜色对骑兵的影响甚至比步卒还大,特别是他们还要警惕济阴、阳府城池里的南朝守军。

  那图真眯眼看着远处的江东左军斥候,也不说带人从侧面包抄过去的话,看到江东左军斥候马鞍一侧悬挂的族人头颅,恨得睚眦欲裂,也必须忍住心里的怒火。这些孙子比狐狸还狡猾,关键是这些外围斥候背后的甲卒主力机动性十分强,即使在暴风雪的天气,二三十里范围的穿插易如指掌,这些外围斥候很可能就是他们放出来的诱饵。这几天来,也不只吃了一回亏。

  这时候,有一队骑兵出现在东北方向,这边派出数十骑警戒,过了片刻,这边派出的哨骑与来人合作一队赶过来,确认是自己人。那颜看着来人的装束与规模,心想:王帐派人过来了?

  赶来的那队骑兵为首的是一名黑脸青年汉子,身姿拔得挺直,远远朝那图真挥手,高喊道:“那图真,听说忝浅晒ηV谱×私г轮莸八百南朝精锐,我受赏的两面金牌跟你真没法比,不知道你这次回去会受几面金牌……”

  那图真脸阴沉得能滴下水来,恶狠狠的小声骂道:“这畜牲过来做什么?”

  阿济格纵马过来,下马给那颜行礼,说道:“这是叶济大汗给你的手令,问你们几时能获胜回王帐交差去?”

  那颜知道阿济格是轻浮的性子,对他的那些冒犯的话也不在意,将他随身携来的王帐令函拆开来,欣喜的说道:“好,德州攻下了,临清守将孙季常也向王帐献城投降……”

  “操!”那图真轻骂了一声,如此轻易的拿下德州、临清自然是件好事,但是也越发显得他们这边的无能,阿济格脸上的笑差点就要咧到耳朵根了,如何不让他恨恨不平?说道,“阿济格既然这么想要显耀军功,那眼前的军功就让给你也成……”

  “阿济格,你带了多少王帐兵来?”那颜不跟阿济格生气,王帐虽然让他回去缴令复命,但是他并不想就放过眼前的这支劲敌。

  “王帐兵就带了两百,”陈济格说道,“知道那颜参领盯住的这根骨头难啃,另外我多带了三百族兵过来,都听那颜参领指挥……”

  接到德州失陷、临清守将献城投降的消息时,林缚就率部驻扎在距那颜部不到十里外的一座桃林里。

  树叶都已经凋零,枝头压着积雪,偶尔有枝头承不住雪压而断裂的噼哩啪啦声。

  虽说林缚对德州、临清没有抱多大的希望,但是看到这样的结果,还是大感失望,眼睛瞅着漫天的风雪,也不知道要说什么才好。

  “我们是不是佯装南撤,诱那颜部堵截,然后再顺势逃往沧南?”敖沧海问道。

  “不,我们直接去沧南!”林缚说道,“德州失陷,东虏能抽出更多的兵力警戒东线,我们不能在路上耽搁太长的时间。我们直接去沧南,不管如何,憋屈了这么长时间的那颜都不会轻易放过我们的……将斥候都收回来,后面会有追兵、前面会有堵截,我们都要克服一切困难,赶在明天天亮之前抵达沧南小泊头寨。”

  前方的斥候撤了下来,也带来最新的敌情,吴齐勒住缰绳,任胯下骏马踢着积雪,说道:“有一部骑兵从德州赶回与那颜部汇合,人数约有四五百人……”

  “那就一刻都不要耽搁了,伤员都上马,任何影响行军速的辎重、伤马都一律丢掉,殿后的要在雪里多埋铁蒺藜……”林缚果断下令道。

  在东北方向十里处聚集的东虏骑兵超过千人,林缚又不能依赖阳信县城里的那三五百守军能出城助战,他们在兵力上已经处于劣势,他这时候宁可这时候暴风雪更狂暴一些,将东虏骑兵的机动性优势削弱掉,他相信那颜带领骑兵来追,东虏已经拿下德州、临清,接下来就是攻打济南府,东虏本身就要派出部分骑兵监视济南府东面府县的守军。

  那颜追到桃林,殿后骑兵留下来的马粪心子里都是热烘烘的,拿刀剖开来,在雪地里还冒着白腾腾的热汽。

  那颜坐在马背上,看着给暴风雪又吹又埋渐浅但还显清晰的车辙印、马蹄印以及脚步印子,这部江东左军既没有南撤回济南府,也没有避入阳信据城坚守,而是折往东北去了沧南,树林里到处都是给丢弃的辎重,显然这部江东左军在知道德州失陷后就仓惶逃走。

  “追不追?”那图真有些犹豫,这是七八天前绝不可能出现在他身上的事情。

  阿济格问道:“这有什么好问的?难道不追吗?”

  “追!”那颜断然下定决心,他猜不透这部江东左军为什么仓皇逃往沧南,但是这部江东左军很狡猾,说不定是故布疑阵要将他们吓退,他们却在沧南绕了一个大圈子再回济南去,哪能这么容易给他算计到?

  那颜眯眼看了看渐黑的天色与越来越大的风雪,老天对谁都是公平的。

  将伤员都留下来,他就不信四百王帐兵与七百骑兵不能将这部江东左军吃下来,勒住缰绳,下令众人都随下马牵着马顶着风雪追击。

  虽然在黑夜里,虽然暴风雪不休,但是前哨依然能准确的辨认出江东左军逃跑的路线。追得这么紧,前后相距不过七八里路,那颜也不怕这部江东左军能玩出什么花样来,只使追击队列分散一些,前哨要更警惕一些,也要尽可能的保持体力,追上之后还要对这部江东左军发动致命的冲锋。

  虽说绝大部分人追赶上时都会精疲力竭,但是那颜相信江东左军的情况会比他们更糟糕,只要使敌人的情况比自己更糟糕,那就足够了。

  顶着风雪而行,那颜也不知道在夜里走了多久,总之是缀着江东左军的痕迹追击,而江东左军也没有分散的迹象,等到天边露出鱼肚白时,他已经能隐约听到海浪的声音了,到海边了?

  “狗/娘的,他们就在前面!”那图真站到马背,指向北边。

  那颜抬头看过去,就在不到一里外的远处,黑压压的人头簇拥,正是沿着海堤往北逃窜的那部江东左军。

  那图真吆喝着要拉一拨人牵马先上了海堤,阿济格也带着麾下骑上马,准备从海堤下的原野包抄到这部江东左军前面去。

  在海堤的左前方,有一座寨子在晨睎里露出锯齿般的墙头,那颜指向那里:“那是什么寨子?”

  “小泊头寨!”那颜身边的护卫将地图打开,查出寨子的名称。

  “怕他/娘的,”那图真恶狠狠的骂道,“寨兵要敢出来助战,老子今天将寨子一起拔掉。郁闷了这么久,正好给大家找一些细皮嫩肉的娘们发/泄一下……”左右王帐兵都大叫起来。

  这种规模的寨子,通常会有一二百名寨兵,冰天雪地的攻打这种寨子很不划算,但是也不用担心这么点寨兵能对他们野外作战影响到什么,那颜心想将这部江东左军歼灭后,是要攻下一两座寨子给大家发/泄、发/泄了,他骑上马,拨出嵌金丝直脊刀来,使麾下都骑上马,挥刀前指,发令追击。

  那颜纵马上了海堤,想找个高处掌握整个战局,看着那图真率领的二百王帐兵将要追及那部江东左军时,小泊头寨紧闭的寨门突然打开,马头攒动、马刀光寒,两翼是给人在后面推着狂奔的飞矛盾车,后面更不知道有多少甲卒骑兵争先恐后的杀将出来,他派出监视小泊头寨的一队骑兵几乎没有抵抗住多一会儿,就给对方淹没,而欲从海堤下迂回包抄的阿济格部脆弱的侧翼完全暴露出来,没有掩护。

  这一刻,那颜只觉喉头一甜,眼前发黑,紧抓住缰绳才没有掉下马来。

  p:这一章,《枭臣》过一百万字了,值得庆祝一下。

  各位大爷们,有钱的捧个钱场,没钱的捧个人场,

  注册收藏一下,丢一张两张红票,都不是很费力的事情。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