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五 燕云劫 第29章 补充

  上千石米粮、上万斤肉食,被困两个月的涡口诸寨来说,无疑是异常的珍贵,但还不构成对江东左军的后勤压力。

  这是海路运输对后勤支撑的最大优势。

  东阳号载量千石,在冬季北方河道冰封后,海船从南往北行,与骡马大车运货走驿道的速度相当,但是一车夫两匹骡马拖拉的大车才能载货十石,也说意味着最少只需要十六名船工的东阳号走海路运送一千石粮食,走陆路就需要一百辆大车、两百匹马、一百名车夫。

  要跟一艘五桅大船的装载量相比,更是需要五百辆大车、一千头骡马、五百名车夫。这么庞大骡马车队走陆路,会直接将驿道堵得严严实实,前后拉开来的队伍差不多有十一二里长,随便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整个车队都要停顿下来。

  两者之间的运输成本可以说是天差地别。

  沧南大捷以及小泊头寨大捷敌我双方都有大量的马匹受重伤或死亡,加上小泊头寨大火只是窒息而死的马匹,加起来有两千多匹,仅马肉一项进帐就高达五六十万斤。

  燕南差不多要一直到两月中下旬河流才会开始解冰,这时候还是冰天雪地的酷寒季节,马肉的保存不成问题。但是江东左军自身是无论如何都无法消化这么大量的马肉,要在天气转暖之前将这么大量的马肉处理掉,直接拿到登州低价倾销无疑不是最聪明的做法。

  林缚使林梦得从工辎营挑选人派到登州等地找商人洽谈以物易物之事,以三斤米换一斤马肉,甚至可以答应登州商行赊欠,赊欠则算四斤米换一斤马肉。只要有兵在手,林缚倒也不担心山东商人会欠账不还,大不了到期限后派人带兵去讨债就是。

  在山东马肉还是新鲜玩艺,牛马禁屠,即使是病死的牛马也要比猪羊肉要贵一倍,以三斤米换一斤肉,当真是异常的廉价。但是城市消费水平有限,登州大城也只有两万余丁口,马肉再廉价,也顶多消化几万斤而己,还是要商人们将马肉运往登州以南的沿海府县销售。

  此外,两千多张皮货也不是小数字。

  林缚不会将手里仅有的几条大海船浪费在海运上,要登州等地的商人自行组织海船运输,不过他这边承诺在这次海路运输所有受损或被袭的船只,只要是江东左军派人上船监管的,不管是船还是货物,都照价赔偿。

  有江东左军额外的保证,特别是登州有大量从河间府逃难去的商人、船东,江东左军在沧南取得大捷后,他们中也是有些人有勇气出海返回河间府来。

  一方面是做生意,一方面也是支援江东左军。

  这几日来,在津海外海的海岛上,从登州等地聚集来的海船有四十多艘。

  虽然他们中千石以上的大船极少,多为两百到五百石载量之间的单桅或双桅帆船,但是胜在装载总量大,差不多近万石左右,这次也随船直接给江东左军运来三四千石米面及其他重要物资。

  江东左军随船只保存十万斤屠宰好的马肉作为军用,其他的连同皮货等都运往登州,由登州等地来的海船运走。

  做马肉生意还是其次,只要海路不给切断,林缚就能通过他们源源不断的从山东东北部府县获得强有力的后勤支撑,这也是林缚向涡口等寨进行大规模物资资助的后勤支撑。

  这一切都是以江东左军在沧南两次取得大捷所赢来的声望做支撑,不然的话,所谓的额外保证连狗屁不值。

  除涡口外,长芦、青齐等寨更缺物资,但是长芦、青齐离海堤更远,那赫雄祁部四千余骑兵就严密监视着涡口、长芦、青齐等寨,相距十几里的路程,骑马快速绕道通过还充满危险,还不要说运送物资。

  “我们可以先将物资运进涡口寨来,你们可以派骑兵来运送物资,一人两马或三马,空马驼运百十斤的重物是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先将最难捱的日子缓过去再说……”林缚说道。

  林缚与林梦得、孙尚望进涡口寨,与晋中兵残部将领见面,杨一航、吴天、魏中龙、马一功诸将以昭武校尉马一功武职最高。

  林缚没有提联兵的事情,解决诸寨缺粮问题才是最紧迫的,联兵也要大家先吃饱饭、恢复体力才能出寨子作战。

  马一功也只有三十五六岁,他率部突出重围时,还有近三百人,进驻长芦寨,收拢溃兵,部下近八百众。他听林缚建议用骑兵运粮,摸着鼻子说道:“长芦寨就剩下我们骑过来的六匹马了,要是再筹不到粮,这六匹马都保不住了;周同他们还是用脚走过来的……”

  “马匹不成问题,”林缚说道,“涡口、长芦、青齐,每个寨子,我借给你们五十匹口外骏马、一百匹普通骡马,其他各个寨子,只要派人来涡口寨,我都借给二十匹口外骏马、四十匹普通骡马。你们先回去,就让你们带些骡马回去,先宰杀了骡马填一填肚子,不过再艰难,口外骏马可要留到最后再吃……”

  马一功等人不好意思的笑了起来,口外马在任何地方都是最紧缺的物资,价格是普通马的七八倍都不止。林缚话里的意思是将普通马直接送给他们,不过他们也不好意思将口外马占下来。

  只要等吃饱肚子有力气,他们还是想跟虏兵打战的。

  “这样吧,你们各自回去先将运粮的人手都集中到涡口寨来,让他们吃一顿饱饭过来,不要走半道上没有力气了。准备齐当后,我派三营甲卒穿插到涡口、长芦、青齐三寨之间,将那赫雄祁部的骑兵都驱赶出去,运粮的人手再从涡口寨出动,”林缚说道,“为保证安全,各寨只需派兵在寨子一里范围内活动,使那赫雄祁部无力全力围攻我甲卒即可……你们看这样的安排行不行?”

  林缚没有提联兵的事情,但是这么安排,已经实际上形成联兵。

  长芦的马一功、青齐的周同自然不会有意见,杨一航、吴天、魏中龙也没有什么意见,毕竟是江东左军冲进来当主力,也解决他们晋中兵残部的补给问题,事实上他们也不想这么窝囊只在寨子周围一里方圆活动。

  高阳惨败,使晋中诸将心里窝着恨、窝着火、窝着冲天的怨气,他们中虽然还有些人排斥江东左军,但是绝对不排斥填饱肚子跟东虏作战。

  普通将卒对晋中兵残部的出路问题关心不多,但是这个问题杨一航、马一功、周同等人不得不考虑,他们这些中级将领甚至有可能给追究高阳惨败的责任,唯有积战功才能赢得主动。

  对林缚与江东左军抵触情绪最深的魏中龙闷声了半天,才涨红脸,结结巴巴的问道:“江东左军有没有多余的军械?”

  杨一航他们本来就是从重围中突出来的残部,收拢的又是溃兵,有作战经验的老卒,但是兵甲弓弩却缺得厉害,勉强守寨,出寨作战能力却弱。

  “铠甲不多,其他能凑出一些来,你们需要哪些?”林缚问道。

  “只要能有就成,”杨一航老实说道,“晋中兵六百七十二人,算上乡兵共一千人,将菜刀算上,尚有四分之一的人没有兵器……”

  “……”林缚没有想到会窘迫成这样子,他们进寨来,杨一航带来迎接的将卒还是兵甲俱全,也是不想在他们面前失了面子,他与林梦得商议了片刻,给杨一航答复,说道,“这样好了,除了先前的马匹外,甲、弩还有陌刀等我们也不多,我给你们两百张步弓,箭支再给你们补充一万羽,其他的枪矛刀盾都给你们补全,你们看如何?”

  “……”杨一航等人愣怔了半天,才问道,“这是真的……”

  “没什么真的假的,”林缚笑道,“入夜后,我直接派人给你们送来……”

  不要说杨一航、魏中龙、吴天了,马一功、周同等长芦、青齐等寨的将领代表对林缚的慷慨大方也甚为吃惊,他们知道林缚在沧南大捷能缴获大量的战马,但是林缚拿出四五百匹马支援他们,不奇怪,但是他们不知道林缚在济南用五万两银子差不多收购了价值三四十万两银子的军资,加上两战都是全歼性质的大胜,军资补充甚足,特别是枪矛刀盾等轻兵器,储备量很大。

  射杀距在一百到一百二十步以上的步弓,对射手的要求很高,江东左军能用步弓的士卒不多,在这个射杀距上,林缚多配备臂张弩来加强。晋中兵残部中能用步弓的老卒却充足,林缚自然拿来加强杨一航部。

  马一功与周同商议了一会儿,直接问道:“长芦、青齐两寨能不能派些人到涡口来列装?江东左军进入涡口西侧,他们可以直接留在涡口支援江东左军的侧翼……”

  “行!”林缚毫不犹豫的答应道,他就怕杨一航、马一功、周同他们畏战,不怕他们要军械。

  p:第二更来了。

  现在有事要出去,第三更可能会比较晚!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