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五 燕云劫 第39章 屋漏偏逢连夜雨

  迟来的第一更,求红票!

  元月二十日,江南已经是早春天气,但是北方的燕冀平原还白雪皑皑、千里冰封。这几日天气略回暖些,城外原野露出点点滴滴的黑褐色,在阳信城外大地蜿蜒而过朱龙河仿佛一条素白的衣带,更为明显的展露在眼前。

  阳信城的护城濠水源引自朱龙河,此时自然也是冻得严严实实,拿大锤都敲不碎,也就不能给阳信城提供多一点屏障。

  沿着蜿蜒而行的朱龙河往下游走,一直到八十余里外,才是朱龙湾。

  济南失守的消息已经传至阳信,出现在阳信城外的东虏骑兵越来越多,已经将撤出阳信的道路完全封死,即使想逃也无路可逃,东虏这势态却是要将阳信攻下才肯收手。

  县尉程唯远愁得头发一搔掉一大把。

  要不是发现得早,县丞张知靖已经在宅子里悬梁自尽了,虽说给救了下来,但死活不肯再上城头来,说是要坐在宅子等死。知县张晋贤不知道从哪里搞来一身铁甲,说是要与阳信城共存亡,五六十斤铁甲在身上穿了一炷香的时候就累得汗流如浆、喘不气来,仍不断的给城门楼前的守军打气:“看着天气转暖,再过十天,这朱龙河就解冻了,到那时,虏贼不退也得退了,守了三个月,不差最后十天了……”

  程唯远知道张晋贤这是说空话鼓舞士气,这朱龙河一般说来要再过一个月才可能解冻,天气虽说稍回暖,但风吹在脸仍跟刀割似的,不是解冻的春风啊。

  河流解冻,虏贼是会退走,但是阳信怎么能挨到那个时候?有四万精兵驻守的济南城才十二天就给攻陷,阳信除了一百多平时捕盗捉匪还勉强够用的刀弓手外,其他守军都是从城里、从难民新募的壮勇,人数都还不足两千。

  城里丁口不足三千的阳信小城在东虏入寇后收留没能及时南逃的难民近三万人,两个多月来的消耗,也使城里存粮已经告罄……再守十天就只能吃人肉了。

  “哒哒哒”,有数十名虏骑策马往冰封的护城濠而来,就看见他们在护城濠下了马,拿长刀用力的戳冰面,似乎在试冰层的厚度。

  知县张晋贤忙喊道:“弓箭手、弓箭手……”数十名弓箭手没有什么秩序的一拥而上,从城墙垛子口开弓朝那数十名虏兵射去。

  只是箭射出去零零散散的,没有什么准头,也无力道,只有两名虏兵躲避不及给射中大腿。就看见那些虏兵退后百十步,又从马背上取下盾牌来遮掩着逼近到护城濠边来。

  “他们想干什么?”张晋贤颖惑的问县尉程唯远,头从城墙垛子口探出去,要看那些持盾的虏兵还回过来干什么。

  “小心!”程唯远看见虏兵将盾牌稍稍一分,露出后面张满的大弓,箭头寒光冷冽,他紧忙将知县张晋贤往后拉。

  张晋贤穿着铁甲,却没有戴让他喘不过气来的重盔,给程唯远拉了往后跌了个跟头,头撞到砖铺地上,起了个大包,痛得眼泪快要流出来,正要抱怨程唯远不稳重,却看到身边三名守军都中箭倒下,血从前胸、脖子的创口汩汩的渗出来,眼见就不能活了……

  虏兵发现阳信守军的弱小,便拿着盾牌掩护精擅射术之人逼近护城濠,分七八拨射杀从垛墙口露出头来的守军。

  就这样给射杀数十人后,守军便无人再敢靠近垛墙口。

  县尉程唯远与知县张晋贤不顾仪态的坐在城门楼上,彼此望了望,能看到彼此眼里的绝望,听着城下又是一阵急如奔雷的马蹄驰来,也没有心思站起来观望。

  倒是有胆子大的守军贴着垛墙口往外看,大叫起来:“虏贼自相残杀起来!张大人、程大人,虏兵自相残杀起来!”

  程唯远爬起来想踢那军士一脚,暗道这关头还敢消遣老子?爬起来恰看见一股骑兵如褐色巨龙从北面原野像把尖刀似的直插进来,杀得城外懈怠的虏兵前哨屁滚尿流、慌忙往外围狂逃,一杆高旗迎风展开,斗大的绣锦字使人看得清晰:

  “江东勤王师左军、江东按察使司都监林!”

  最当头的数十骑簇拥着一名青甲红盔将领,不是林缚又是谁?

  那个军士不识字,又不认得江东左军的旗号,以为过来的骑兵都是东虏兵,才大叫虏兵在自相残杀。

  “张大人,张大人,我们的救星来了,江东军林大人来救我们了!”程唯远激动得热泪盈眶,声音都变了形,要将张晋贤从地上搀起来,奈何张晋贤连人带甲有二百斤,他没有拉动,差点从登城道滚下去。

  张晋贤慌忙的从地上爬起来,差点给铁甲压闪腰,忙吩咐左右:“快扶我起来,救兵在哪里?”从城墙垛口看到江东左军的骑兵正迅速分散将城外的虏兵前哨杀溃,也是老泪纵横,忙吩咐打开城门迎接救兵……

  林缚身心疲惫的进了城,看见阳信县尉程唯远,下马来才稍振精神,朝程唯远拱手说道:“程大人,久违了!”

  林缚身心疲惫倒不是长程骑马累,他在途中又接到一则噩耗:就在五天前,济南攻防战打得最激烈的时候,驻守淮安的缉盗营统领陈韩三因贩私盐给洪泽贼事情被揭穿而叛变,投靠刘安儿,与刘安儿部合兵围歼濠州长淮军,江左提督左尚荣被俘后不降被杀害,濠州、淮安的局面立时糜烂不堪……

  屋漏偏逢连夜雨,拿来描述此时风雨飘摇的大越朝恰是合适,大越朝就仿佛一间破屋子,漏洞是越捅越大,看上去很难在修补了。

  对江东的事情,林缚也鞭长莫及,江宁还有李卓坐镇,东阳乡勇也有一战之力,他只能先顾眼前,按照原计划继续率轻骑驰援阳信,只用了两天一夜的时间,在冰雪地里奔走三百余里,赶在虏兵主力赶来之前,进入阳信城。

  程唯远却如溺水之人给水流冲上了荒岛,有一种死里逃生的感觉,紧紧抓住林缚的袖甲,激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过了片晌,才想到要介绍身后的知县张晋贤。

  林缚看着身材瘦弱、却穿着铁甲、发髻散乱,额头还给撞起大血包的阳信知县张晋贤,见过礼,没有多余的废话:“张大人,阳信县城的防守能让我江东左军全盘接手?”

  “还有援兵在后面?”张晋贤问道。

  “就我们这些人了,”林缚说道,“九百八十七人,加上我,九百八十八人,急着赶路,还有几十人掉了队,都返回津海去了,还有几十人给我派去给渤海、滨城等县报信,怕也是不能进城了……”

  “就一千人不到?”张晋贤露出失望的神色,四万守军都没能守住济南,阳信再多一千人又有什么用。

  “一千人足够用了,”林缚笑了起来,“我率江东左军过来可不是送死来的,请张大人信我一回,我现在就要全盘接手城防,东虏主力最迟一天就要赶来,留给我们的准备时间不多……”当然周普还会率步卒主力从海路赶来,但是林缚不会将他们调进阳信城外,留在外线牵制、骚袭敌骑更能减轻阳信守城的压力。

  虽说朱龙河的河口朱龙湾在八十里外,天气稍回暖,海船便能破冰前进朱龙河下游最主要的支流津水口,那里距阳信、滨城都不足四十里。

  四十里是步卒夜行穿插还有余力作战的距离,这个距离牵制敌骑刚刚好……

  再说,小城阳信跟济南不同,阳信城墙周围加起来也就一千三百余步,就算东虏有百万雄师,在阳信城前也展不开。

  只要城墙不给重型器械砸塌,林缚有千余精锐再有原守军以及城中民勇配合作战,守到春暖花开都不成问题。

  林缚率江东左军先后创造沧南大捷、小泊头寨大捷的奇迹,本来就是阳信城坚持到今天的信心跟士气保证。

  林缚这么说,倒给了张晋贤些信心,他也不怪林缚一过来就要全盘接手城防,毕竟林缚跟江东左军才是阳信最后的依靠,他吩咐程唯远说道:“程大人,你全力配合林大人守城。另外,林大人要有什么吩咐,张晋贤也惟命是从!”

  “张大人客气了,”林缚松了一口气,张晋贤不松口,他就要来硬的了,他不会让江东左军冒济南之风险,主客军能和谐相处,他对守城很有信心,他问张晋贤,“现在城中还有多少余粮?城中有多少民众?能支几天?”他知道阳信被困近两个月,涌入城中的难民又特别的多,他进城来看到守军脸上都有饥色,就担心城中存粮不足。

  “勉强能支撑三四天!”张晋贤说道。

  “行,够了,”林缚说道,又跟程唯远说道,“所有城中可能有存粮的大户,麻烦程大人拟个名单出来,我调一百精兵给程大人去征粮。粮为守城之紧要,所有存粮都需要集中起来、严格看管,军、民以及壮劳分等供应……我们过来都是轻甲,每人携有二十斤干粮,现在每人还剩不少。另外,跑废的马先宰了存储起来,马不喂食,看到有掉膘的马,即行宰杀……”

  “这一千匹马是口外马!”随林缚前来援阳信的晋中提督府振威副尉周同心痛的说道,他是骑将出身,不到最后关头,怎么舍得杀马?

  “守住阳信比什么都重要!”林缚说道,没有多余的粮食喂马,马饿几天也就都废了,还不如趁马没有掉膘时宰杀了多存些马肉,谁知道阳信城要守多久?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