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五 燕云劫 第56章 光复济南

  (求红票)

  黄河决堤消息传回,林缚将诸将都喊到他的营帐来议事,也邀张晋贤、程唯远参加。

  营帐内大烛哔哔剥剥的燃烧着,散发出松脂油的香气,挂在营帐内壁、差不多占了半片面的地图上,将燕冀平原及周边地区的城池、地形都大体的表述出来。

  帐内气氛凝重,林缚抱胸站在挂图前,蹙眉沉思,看到诸将都聚集了,才放下手来,说道:“黄河决堤,具体的决口在哪里还没有探出来,不过水已经漫到济河县西南了……”

  “日他娘的,”耿泉山恨骂了一声,“虏贼决黄河,恁的歹毒,要毁我朝根基啊!”

  营中诸将都愤恨不平,他们虽然取得阳信保卫战的胜利,但是无法阻止虏兵劫掠加破坏的战略。

  “26日前,虏兵南线主力还在济南一些,兵部派员到中州郡东北部约束勤王师,到现在,在太行山南麓并无大战消息传来。我预测虏兵南线主力携俘获西进晋中的可能性不大,其最大可能是从济南、德州、临清往邢州收缩,”林缚轻轻的叹了一口气,指着地图,继续说道,“破堤决黄河,一方面是以水淹来封堵后面的追兵,一方面是意在破坏。按照这两个目标,又考虑到黄河此时水位枯浅,黄河决堤口应该是临清南、济南北多处。黄河到临清之东便是悬河、地上河,从大堤底部破口,可使大水从临清往北面倾泄,在平原府境内形成洪泛区。不仅封住西南面的勤王师,更重要的是将平原府境的漕路也悉数破坏掉……”

  此时水势不大,但是随着天气的转暖,河道解冻,而挖开的决口不能及时封堵,产生的破坏力会越来越大。特别是二月中下旬便会开始的黄河浮冰凌汛,破坏力是惊人的。

  也许随时下层河水的倾泄,上层的覆冰结构已经开始破坏,黄河今年的凌汛说不定会在下游先形成。凌汛一旦形成,在大量浮冰涌来的威胁之下,以现在的条件想要封堵决口的难度很大。

  虏兵南线主力拖到此时才回撤,也是算准了时机啊!

  “虏兵南线主力会沿太行山东麓往北,与北线主力汇合后再出关去?”周同问道。

  “多半如此,”林缚点点头,说道,“但是他们一路往北,最终的出关通道还有两条,一是走京西,从破边入寇来时路回去,一是走京东……”

  “虏兵走京东,会不会去津海?”周同问道。

  “很难说,”林缚说道,“按说涡口数寨不在他们的出关通道上,但是相距也就五六十里,处在虏兵主力扫过的边缘带上……”

  “大人,镇国将军求见……”辕门守值军官进来禀报。

  林缚并没有刻意封锁黄河决堤的消息,带着人将元鉴海迎进来;左堂贵也跟着元鉴海到朱龙坡营寨来。

  “听说虏贼将黄河挖开了?”元鉴海走进大帐,看到诸将以及张晋贤、程唯远等人都在,他也没有表示什么,便直奔主题。宗室子弟被限制参与地方军政,林缚在营中议事,邀请元鉴海参加只是礼貌,不邀请他参与也不算失礼。

  “是的,虽然还没有更具体的情报传回来,基本能肯定黄河从淮清到济南北的河堤多处给挖开,虏贼为了达到破坏之目标,又考虑黄河此时水位枯浅,虏济离开济南后应该集中破坏了北岸……”

  “那么说,虏贼已经从济南撤出了?”元鉴海问道。

  “很可能是这样,但是具体的情报需斥候回来禀报……”林缚说道,他能肯定东虏南线主力已经撤出,但是其会不会黄河南岸留殿后部队还无法确认。

  “那我代表鲁王府有请江东左军挥师西进、光复济南,此战以来,江东左军战功炳著,光复济南之功也应归入江东左军囊中……”元鉴海说道。

  林缚没有立即答应元鉴海,他此时更担心津海方面的安危,他现在需要更具体的情况,需要知道东虏南线主力从济南撤退的时间,他没有多说什么,只是要诸军做好开拔的准备,最快等天亮有进一步消息,再做决定。

  东虏南线主力胁裹大量的被俘丁口,庞大冗肿,行进速度快不了,从济南出发,经过津海北部,也需要半个月之久;他这边轻装前进,又是走直程,到津海只要两天多一些的时间,时间倒不怕赶不及。

  林缚到后半夜视察过诸军准备情报后才回营帐稍作休息,拂晓时分,前方斥侯带回济南一带具体的情报返回,一同前来的,还有东闽总督岳冷秋的信使。

  这信使也不是旁人,便是奢飞虎妻室宋佳之弟、晋安宋家子弟、东闽总督府属员书办宋博。

  岳冷秋已经昨夜午时率军进驻济南,之前已经光复临清数城,东虏也恰如林缚所预料的那样,迫使捉俘青壮在临清南到济南北近两百里的北岸大堤上,在短短三四天的时间里,破了十几处口子。

  林缚才睡了一个时辰不到,给人从被窝里拖出来,在灯下阅读岳冷秋在济南写就的信函,脑海里浮现出他阴冷狡猾的面容,心里窝火,恨不得当着信使宋博的面将信函撕个粉碎。

  “我知道了,请宋大人先去休息,待宋大人醒来,会拿到我给岳督的回复!”林缚冷冰冰的说道。

  “那就不打扰林大人了。”宋博行了一礼,才在护卫的引领下离开营帐。

  走出营帐,天亮渐次清亮起来,阳信保卫战的主战场就在东南方的眼前,宋博虽然赶了两百多里路有些疲惫,但是看到战场的情形,也忍不住精神振奋。东南方的谷原里,一具具的叛敌、虏兵尸体只是稍加整理,还没有进行殓葬,触目皆是,城头城门都是血与火的残痕,亲眼看过才能知道阳信保卫战的激烈以及阳信大捷的辉煌。

  姐姐在信里说林缚怕是李卓之后东南诸郡所崛起的最杰出人物,此时不显,乃时势不予其机,风云若起,化龙成虎易也。这话当真是一点不虚,济南一别才两个多月的时间,江东左军四战全捷、全大捷,阳信一战,更加阻止了虏兵东进的战略意图。立功之著,在万马齐喑的诸勤王师里,可以称得上如日耀眼。

  两个月前,谁能想到江东左军这支弱旅会屡屡创下如此奇功,谁能相信带领江东左军创下如此辉煌的会是一个二十二岁的青年?

  宋博回头望了一眼,林缚的身影给烛火映在营帐上,这是东虏留下来的牛皮帐篷,他看到林缚将桌上的东西狠命的摔到地上,没有什么声音传出来,心想林缚大概是将岳冷秋的信函扔到地上吧。

  的确,岳冷秋的行径多少让人觉得不耻。

  岳冷秋十二月初率东闽勤王师部分精锐战力离开济南西进晋中,实际并没有深入晋中腹地、绕道从太行山中段孔道出击扰掠入寇虏兵的腹肋、牵制虏兵,他们就整整在太行山东南麓的小城里停留了近一个月。

  上月中旬,看到朝廷和战大风向转变,也看到东虏南线主力继续进攻的势头减弱,岳冷秋便率军南出太行山,进入临清西南方向的鹤壁驻守。

  岳冷秋身为东闽总督,乃正二品地方大员,集结中州的勤王师将领官员,以岳冷秋地位最尊,其人又是楚党核心人物。一月中旬朝廷派使臣到鹤壁慰军,特旨委任岳冷秋总督集结于山东、中州、晋中等地的南线勤王师诸军,统一指挥南线战事,照理来说,江东左军也是岳冷秋这个南线勤王总督的管辖之下。

  看到江东左军在东线立下赫赫战功,岳冷秋却只会做这些投机取巧、争功夺利的小人事,宋博身为东闽总督帐前的一员,都为岳冷秋的所作所为感到羞耻,但是现实又是如此的可笑与残酷,光复济南的大功偏偏给岳冷秋捞了去,这阳信保卫战的功劳,岳冷秋作为南线总督,也要捞去一两分。

  耿泉山、陈定邦匆忙赶来;宋博作揖施礼,耿泉山、陈定邦冷冰冰的没有搭理他,径直走进林缚的大帐里议事。宋博看着他们含恨的眼神,对他们心间的愤怒却是能够理解,陆敬严战死,协守济南的邵武军几乎能称得上全军覆灭,为此要承担责任的岳冷秋摇身一变成为了南线总督、成为光复济南的大功臣。

  岳冷秋不仅对江东左军的运动方向指手划脚,还要求邵武残军接到军令之时就拔营回济南集结,这口气换作谁能受得了?

  林缚还可以恃功不受岳冷秋的牵制,耿泉山、陈定邦却是东闽勤王师的将领,没有陆敬严的庇护还敢违抗岳冷秋的军令,岳冷秋多半敢砍了他们的脑袋立威。

  过了片刻,阳信知县张晋贤、县尉程唯远也匆忙赶来,随他们而来的还有鲁王府的左堂贵。左堂贵倒不是给林缚邀来议事的,他是受镇国将军的派遣来请宋博到城中商议事情的。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