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六 涛海怒 第30章 美人心计

  (两更九千字完成,求红票)

  孙文婉与刘振之交接过防务,进院子里来跟林缚回复,林缚唤她进屋来,与宋佳说道:“少夫人,以后有什么需要,直接吩咐她去做就可以了,”又说道,“这栋院子看风景也不方便,明天我安排人给少夫人换栋位子更好一些的院子……”

  “嗬,原来是个美人呢!”宋佳眸子在孙文婉脸上看了须臾,便看穿她女扮男装的底细,浅笑起来,“林大人手下能臣武将无数呢,怎么舍得让这么一位大美人儿孤零零的在寺院里陪伴我们两个笼中人?”

  孙文婉刚进屋里给宋佳娇容无端的慑住。她虽然颇为自己的容颜自负,但是宋佳身上透出来的那种郁郁芳华的气质,在她看来,也许就苏湄能与她比肩;小蛮美则美矣,终是稚气未脱,也许算是另一种的清丽清媚气质。与苏湄的气质又迥然有异,宋佳身上透出来的仿佛是极致到脱俗超世的媚气,有一种慑人心魂的异样魅力。实严胂笏傥紫虑簦萆谷徊患醴趾粒镂耐裥睦镎肓指棵娑哉庋佳人会不会动心,没想到宋佳却先戏弄到她头上来,她毕竟脸皮子嫩,又措不及防,给宋佳话一逗,嫩脸皮子就涨红起来,穿着文士衣衫,手里拿着佩刀,在灯下竟然给宋佳挑逗得妩媚起来。

  孙文婉稍失态也便意识到宋佳是在戏弄自己,再看宋佳时,便多了几分佯怒;宋佳却似笑非笑,一双亮晶晶的美眸深邃而迷人,便是同性也难对她生出忌恨之心。

  林缚微微一叹,孙文婉还真不是宋佳的对手,装作听不懂宋佳的话,说道:“孙姑娘乃西河会孙敬轩之女,允文允武,照顾少夫人与奢明月不会像那些粗野汉子那么粗心。我也刚刚回崇州,崇州什么样子,少夫人也应该知道,也许前些天照顾会有不周之处,还要请少夫人、奢小姐谅解……”

  宋佳听话孙文婉是西河会的女儿,又端详了她一眼,微微敛道,说道:“原来是孙姑娘,刚才失礼了,以后还要托孙姑娘照顾。”

  宋佳的姿态转换自如,孙文婉一时反应不过来。这便算是与宋佳、奢明月见过面,先告辞出去,她要熟悉的事情还有很多。

  屋里没有旁人,宋佳又从容的盯着林缚看,浅笑道:“还没有恭贺林大人呢,得西河会归心,实艘淮强助,林大人这些天来,可庆贺的事情着实不少呢……”

  林缚早就知道宋佳这个女人不简单,宋博在济南有意跟自己接触,似乎也是受其姐的影响,他敛容严厉的说道:“孙家是为强助不假,但是奢家借江东左军陷在山东的机会,悍然大寇崇州,难道也是值得庆贺之事?若非少夫人与奢小姐是女流之辈,这山间禅院虽大,怕也容不得你们二人!”

  “奢飞熊知道让你率江东左军回崇州站稳脚跟,短时间里他将无力突破崇州江口防线,所以才抢先下手,”宋佳淡然的凝视着林缚的眼睛,“但是啊,但是啊,他远远没能将你、将江东左军看透。虽说东海寇此次入侵,给崇州造成数千人死伤,虽说崇州城池给彻底摧毁,但是冷血一点说,对林大人、对江东左军难道真不是一件幸事?”

  林缚的心仿佛给宋佳的目光扎了一下,他不动声音的问道:“依少夫人所言,奢飞熊要如何做,才不是林某人的幸事?”

  “我一个妇道人家也只是随口说说而已,”宋佳绽颜而笑,轻语道,“林大人怎么又认真起来了?”

  林缚看着宋佳的眸子,亮如点漆,端真是美,心想她还真是没有阶下囚的自觉,自己总不能给这个女人占去主动,说道:“我知道你心里在想什么,也许你认为奢飞熊应放过崇州城、不计伤亡的全力攻打西沙岛……我不妨告诉你,西沙岛能动员之精锐,可以再组建一支江东左军,我倒想知道奢家能承受多大的损失攻下西沙岛?你也许看到我江东左军的立足根基跟地方势力有不相容的地方,奢飞熊攻破崇州城也许是替江东左军打碎立足崇州的地方势力阻力——实际上,你想错了。你大概还想不通我为什么能放心在西沙岛用胡家,这时候我不妨告诉你谜底就在崇州童子案上……”

  林缚那双若星子的眼睛里,透出一股子锐气,宋佳的心仿佛给炙了一下,转念又笑道:“林大人说这些话,好像要跟妾身争强好胜似的,妾身是林大人的阶下囚,哪有什么资格跟林大人争强好胜哦?偶尔想斗一斗嘴,还怕惹到林大人不高兴呢。”

  林缚心里苦涩,不想留下来给这女人奚落,站起来,淡然作揖说道:“不打扰少夫人与奢小姐休息……”便袖手离开禅院,留下姑嫂二人在冷寂的禅院里,离开时,心里也不由的微叹:这女人还着实厉害啊,要她是男儿身给奢家重视任用,是此生劲敌也说不定。

  “他说什么谜底就在崇州童子案上,这话是什么意思?”奢明月待林缚离开之后,才收起惊惶的心思,林缚有些话她想不明白,便问嫂嫂宋佳。

  “当真是想不到啊,又怎么可能想到呢?”宋佳望着林缚从院门口消失的身影,走过去将房门掩上,扶着明月的肩头,说道,“你大哥不该对崇州动手的——你我怕再也得不到自由身了,这仇怨结深了,对你总不是一件好事……”

  宋佳见明月还在想林缚离开时说的那些话,说道:“不要多想了,前年崇州县学被劫,县学三十余童子给劫走,我迄今怀疑是不是你二哥派去劫苏湄的那批人顺路下的手,只可惜那批人都葬身海上没有返回,苏湄与林缚倒是安然脱身——现在看来,当真是同一批人了,那些给劫走的童子应该也都给林缚救走……”

  奢明月与嫂嫂整天处在一起,也接触许多秘事,疑惑的问道:“既然林缚救下人来,为何崇州童子案一直都是未能得告破的悬案?”

  “也许跟宁海镇水师统领有关。据说崇州童子案的劫匪正与宁海镇水师有过接战,不过最后给他们逃脱……猫腻也许就出在这里!”宋佳说道,“你哥哥他们自以为慈海他们在崇州掩藏得很好,却没有料到林缚有一只眼睛总是盯着崇州这边——这两年来慈海掩藏得再好又怎么可能不给林缚看到一点破绽?到底害我们无端给囚在这里。”

  “啊?”奢明月还是有些迷糊,想不透彻其中的关节,宋佳也不忍心将一些细情跟她血淋淋的揭开,这些天发生的事情已经够让她惊惶不安的了,说道:“你洗漱一下先休息吧……”她及明月贴身伺候的婆子也都给敖沧海第一时间正法灭口,防止消息走漏,这时候也没有人来伺候她们。

  宋佳则站到窗前,望着外面月下的禅院出神,孙文婉的身影在禅院门口出现。

  宋佳以为林缚不会那么早回崇州,没想到一耽搁就累明月跟着自己一起成了阶下囚、笼中鸟。她心里想西河会孙家这次应该算是彻底投靠林缚了,微微一叹,无论是奢家还是宋家,实际上都忽视这些来自社会底层的力量,貌似林缚是借林族、顾悟尘而崛起,但是认真的去看,江东左军的核心都是身份低微、素不受重视之人。

  为林缚所信任的最重要的部属,此时能查到身份与根脚的,傅青河是落魄到寄食妓官的武夫,赵虎、林景中、赵青山是平民子弟,曹子昂是流民,宁则臣是流民,葛存信、葛存雄是流民,敖沧海是逃卒刺客,林梦得的出身也不高。虽然还查不出崇州的胡致庸、胡致诚兄弟为什么突然就忠心给林缚所用,但是胡家在崇州是濒临破产的小族,如今西河会孙家差不多也是底层又近乎给彻底打垮的势力……

  除了这些核心部属外,江东左军的士卒核心战力也是本不应该给信任的流民,林缚便用这些容易给忽视的底层人群凝聚成勤王战中一鸣惊人的江东左军。江东左军成军的时间之短、战力之强,着实让许多人吓了一跳,不然奢飞熊也不会急于出兵打击江东左军在崇州立足的基础。

  由于忠于林缚的势力多来自于社会底层,林缚要为忠于他的势力牟取更多的利益以获得更稳固的权势,那自然就要触动地方乡豪势族的利益,这也是林缚去年夏秋之时到西沙岛赈济灾民,会与知县陈坤所代表的地方势力产生激烈矛盾的主要因素。

  奢飞熊大肆寇崇州,破城后放肆的杀掠,屠杀官吏,将城池摧毁,将崇州搞得一塌糊涂,目标是要阻止江东左军从崇州获得饷源,阻止江东左军进驻崇州城。实际上受打击最严重的恰恰是地方官绅势力,这些势力恰恰是限制林缚全面控制崇州的最主要力量。

  崇州有十几二十万丁口,正印官常设知县、县丞、县尉三人。

  除这二三人外,县衙设六房书吏、三班衙役为爪牙,设缉凶捕盗之弓刀手,无不是从地方抽人充当;城中设厢坊、设市,乡野设里甲,设税司乡营,无一不是从大族强宗、大田主、富户里检选长者居其要位——这些人以及相关人等共同组成地方上的乡豪势族势力集团。

  朝廷委派的二三人正印官,必须通过他们才能正常运转的统制拥有十几二十万丁口的崇州大县,丁税田赋也必须通过他们才能源源不断的收取上来。

  长久以来,朝廷与地方势力已经形成稳定的利益分配关系,比如说崇州每年归户部调拨的正赋漕粮折银约一万两。一般说来,朝廷将崇州划为江东左军的饷源地,江东左军每年从崇州抽取的饷源也只能是每年一万两左右。

  显然每年一万两银子是远远不足以养活江东左军的,便从这一点来看,地方势力一定对江东左军是极为戒备、以防止江东左军侵夺地方利益的。

  陈坤不死,与林缚的矛盾只会深化下去,不可能得到化解,除非林缚真就甘心老老实实的每年只从崇州抽取一万两饷银。

  实际上,崇州地处肥沃鱼米之乡,实际能抽出的饷银远不止一万两。

  以崇州全县一百五十万亩良田计,崇州县丰年产粮应在三百到四百五十万石米粮之间。

  宋佳跟父亲学习过各地的税赋,知道崇州县地方势力要是不隐瞒人口、田地,丁税田赋以及各种加派加在一起,差不多达到“五抽一”的比例,崇州一县的应纳税粮就将达到惊人的六十万到九十石;即使以“十五抽一”计丁税田赋,崇州也应有税粮二十到三十万石,实际上最终归户部调拨的正赋漕粮才两万石左右。

  这其中巨大的差额不是给种田的佃农或小户田主拿走,也不是凭空消失掉了,恰恰是给地方乡豪势族及大田主侵夺走了。

  奢飞熊貌似摧残崇州摧毁了江东左军的饷源地,但这只是暂时的,实际上却为林缚全面控制崇州扫除了障碍。一旦给林缚全面控制崇州,林缚每年能从崇州抽取的银饷将远远不止一万两,甚至可能是十万两、二十万两!

  宋佳正是看透这点,才放肆的说崇州城给东海寇摧毁,官吏以及相当一部分住在城里的大户给屠杀干净,对林缚、对江东左军来说是一件大幸事。

  林缚初回崇州,就迫不及待的攻下广教寺,江东左军也一副就此在紫琅山扎根长住的样子,宋佳即使给囚禁在山顶禅院,也能隐约能猜到林缚的一些布置。

  若是林缚将崇州残城彻底放弃掉,以紫琅山为依托重建崇州城,江东左军沿紫琅山驻扎,又在崇州县里扶持李书义、李书堂、胡致庸、胡致诚等人,即使朝廷委派的知县等正印官跟林缚不和,也无法阻止林缚全面的控制崇州县。

  可笑的是,奢飞熊还自以为得计,却不知道他帮了林缚一个大忙。

  奢家能在晋安站稳脚跟,也可以说奢家在晋安的统治基础,跟地方上乡豪势族的支持是分不开的,奢飞熊也就理所当然的以为打击崇州的地方势力,也将有效打击到江东左军在崇州立足的根基。

  宋佳微微一叹,心想奢飞熊大概还理解不到林缚及江东左军势力的核心基础,既不是林族,也不是顾悟尘、汤浩信对林缚的支持,而是那些给奢家所看不上眼的身份微贱之人——宋佳将窗户掩上,倒不为自己的命运担忧,她倒有些好奇了,林缚他所推行的这一套,到底能走到哪一步?

  从东华城相遇以来,宋佳就觉得林缚身上有着与那些所谓名士、清流迥然不同的气度,也有着远超所谓名士或清流的目光与见识,可笑的是其他人唯有在林缚做出惊天动地的事情之后才不得不认同这一点,之前只把他当成可笑的猪倌儿……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