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六 涛海怒 第40章 银子

  (第二更,求红票)

  最后还是吴梅久说尽了好话,韩载同意立时支付江东左军一万两银子的钱饷,林缚才换了笑脸,让码头前的路口,让韩载及随行护兵踏上崇州的土地。

  韩载自然也就没有第一脚踏上崇州土地的兴奋与得意洋洋,他脸色铁青、神情阴郁,看林缚的眼神似要将他活剐了生吞进肚子里,他没有想到林缚会如此骄横,差点随行的家当都给林缚劫了。

  “县里条件简陋,新城未筑,县衙也是借用山门禅院,自然也没有办法给韩大人准备专门的行辕。东麓山门有一处精舍别院,还算清静,又与江东左军驻营毗邻,不虞受宵小打扰,原想将韩大人安置在那里,没想到韩大人随扈众多,如今看来那栋院子倒有些狭小了……”吴梅久说道,给韩载的临时住处是李书义安排的,他当时也没有想到太多,看到韩载初来,林缚就与他势如水火,就觉得将韩载的住处安排在江东左军驻营的边上,就十分的不合适。

  “你倒是会安排地方!”韩载冷冷一哼,却又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他虽然带了两三百人来,但是起居行止离开地崇州县地方的安排,他还是无计可施,心里拼命的安慰自己,心说林缚与吴梅久如此折腾,便是要将自己赶出崇州去,一定要冷静,一定不能让林缚与吴梅久的奸计得逞……

  一起到渡口来迎接的萧百鸣说道:“就在山北,我家萧都尉有栋私园子,小是小了些,勉强能住一二百人。韩大人若不嫌弃,可以暂住那里,至于护卫方面,军山寨也能抽三五百人出来,照顾韩大人的起行居止……”

  “那就麻烦萧都监了……”韩载这才脸色稍缓。

  吴梅久心里暗暗叫苦,心想韩载大概误以为自己刻意将他安排在方便给江东左军监视的住处,看他的眼神,大概想将自己与林缚一起生剥掉。

  林缚看到萧百鸣与韩载亲密有加,嘴角浮起一丝冷笑。他要将崇州童子案的真相公布于世,使陈恩泽、胡乔中、胡乔冠等人与家人团聚,为防止萧涛远狗急了跳墙投靠东海寇,眼下之计也只有将萧涛远完全推到岳冷秋那一边去。

  林缚朝赵勤民、顾嗣元等拱手笑道:“赵先生与少君路途辛苦了,想必韩大人也无需我给他接风洗尘了,山门里备有薄酒,就犒劳赵先生与少君了……”林梦得、曹子昂、孙敬堂等人也都给赵勤民、顾嗣元等人行礼。

  赵勤民与顾嗣元给林梦得、曹子昂、孙敬堂等人一一回礼。他也能猜到林缚在打什么主意。江东左军燕南勤王四战四捷,杀伤击溃数倍强敌,名震天下,宁海镇水营虽编有六营,但不会给林缚看在眼里,眼下只是要防备着不能让他们去投靠奢家,投靠东海寇去。

  看到林缚在渡口如此毫不客气的给韩载一个下马威,赵勤民知道林缚算是真正的势力已成,已经不再像河口时那般小心翼翼。不过话要说回来,林缚在河口时,也谈不上小心翼翼,王学善、藩鼎、曲武阳哪个不是一时不察,折在他手里?韩载以自己过来就能压制林缚,当真是把自己看得太高了。

  顾嗣元要从崇州借道去青州。

  虽说从崇州走陆路,五百里加急,换马不换人,最快速度赶到青州也只需要三天三夜的时间,但是顾悟尘让顾嗣元带了百十名扈从去青州,不是顾嗣元与赵晋两个人单身匹马过去。这么多人,想要不掉队的走陆路都赶到青州,沿途驿站也没有提供那么多马替换马力,赶到青州少说也是十天八天之后的事情了。

  汤浩信年事已高,精力有限,这时候在山东又没有多少可用、可信任的人。不能遂了张协算计,让繁重的政事将汤浩信的身子拖垮,就必须尽快的将顾嗣元等人送到青州去,走海路是最好也是最快的选择。

  此时已是四月下旬,东南季风开始盛行,坐船出海两天就能到胶州湾登岸,再骑马走陆路到青州,前后只需要四天多些的时间。

  东南季风利于北行,长山岛以东海域的黑水洋航线也是利于北行的,此时反而没有南下的快速航行。

  除了留在津海的四艘千石船参与在渤海海域内的运粮及护航外,林缚近期没有打算派船北上;不过为了保住难得争来的青州局势,林缚还是抽出两艘千石船来,当天下午就送顾嗣元、赵晋及百余扈从北上;这两艘千石船,林缚也加算用来加强津海那边的海上力量。

  顾嗣元离开后,赵勤民不用急着回江宁去。

  不可否认,岳冷秋毕竟有着江淮总督的名义,又手握重兵,江宁许多官员都倒向岳冷秋,顾悟尘不能不说是处于绝对的劣势。要怎样扳回些主动,这里面文章要怎么做,赵勤民还有很多事情与林缚商议。

  再说林景中与孙文珮的婚事就约在二十三日——表面上孙家是获罪流徙的罪族,林景中与孙文珮在崇州举办的婚事,实际上是公开宣告孙家及西河会彻底融入江东左军势力之中——赵勤民代表顾悟尘前来,怎么也要喝了这杯喜酒再回江宁去。

  林缚这时候也无需遮遮掩掩,除了紫琅山顶囚禁奢家姑嫂的禅院外,暂时也没有其他地方可以隐瞒顾悟尘与赵勤民的,大大方方的让赵勤民看到他在崇州所拥有的势力。

  即使抽出两艘千石船北上,林缚在崇州仍然拥有三艘五千石战船、七艘千石战船、八艘海鳅子船以及大量孙家带来投靠林缚的私船。

  孙家及西河会以漕运为生,有官府专门拨给的漕船来运输漕粮,每年还以八分之一的比例添补漕船损耗。但是孙家及西河会以水为生,除了在江宁购地造屋建宅供会众寄居外,最专注做的一件事情就添置船只,发展水面上的势力。

  四代近百年传承,孙家及西河会手里也积攒了好几百艘私船,甚至有好些会众就是以船为家、住在水上的船户。

  在西河会会产及孙家家产给岳冷秋派人查封之前,差不多有近百艘私船及时转移到集云社名下,逃过官府的查封。转移出来的这近百艘船,虽然多为一二百石甚至更小载量的木船,但是船体坚固,船形利于在水面上快速穿行。

  河帮之间也非一团和气,再加江河湖海盗寇丛生,这些船只本来就是孙家及西河会依靠来在水面上争强斗胜、进行自保的利器,非常容易往战船方向改造。

  也不得不说赵姨娘有巾帼风范,做事果断干练,不拖泥带水,又有决断力,知道取舍。

  林缚甚至无需再添置更多的船只,凭借现有的船只加以改造,就足以筹建一支在规模上能与宁海镇水营相当的水师。

  一支强大的水营,必须有强大的后勤保障,在正式组建水营前,有能力修缮大型海船及建造中小型战船的船坞是必要的。

  西河会以水为生、以船为生,拥有大量船只,除行船走水的行家里手外,当然也拥有相当数量的精擅船舶修造的工匠。

  当赵勤民看到林缚在西沙岛组织起来的织造船帆的妇女就多达三四百人时,这才稍明白林缚为何会不惜拥兵进逼山东也要替西河会解危脱困了。

  西河会拥有的不仅仅是那些只会行船走水的泥脚子,一个传承近百年的河帮,其实早就涉及到航运业的方方面面。

  林缚甚至只用从西河会里抽调人手,就能组建一座造船工场,虽然规模远远不能跟江宁工部所属的龙江船场相提并论,但也算得上相当完备了。

  在给林景中、孙文珮筹备婚礼的同时,林缚也进一步明确了孙敬轩在崇州的职责便是筹建修造船场、船坞。

  赵勤民现在倒是好奇,林缚手里到底抓着多少银子。

  黄昏时,赵勤民随林缚爬上观音滩小蛮河东岸围楼的哨塔上远眺。

  西沙岛还远远谈不上改造完成,前期的主要工作也是安置流民。除了观音滩的三座围楼及沿小蛮河往岛内辐射的四五十座围拢屋之外,岛上开垦出来的田地并不多,在东南方向,倒是种植了大片桑园。

  “所谓三年桑枝,可以做老杖,十年桑枝,可以做马鞭,十五年干枝可以做弓材——平江府也多有人家植桑养蚕以织绵罗,但是总要数年之久才见功效,”赵勤民轻扶颔下胡须,说道,“西沙岛这边,似乎几年之前,都是吃银子的无底洞啊!”

  实际上赵勤民对植桑养蚕也不甚熟悉,桑园不需要完全长成才出效益,只要采叶不伤树就能养蚕。另外,林缚在西沙岛种植桑园,主要也不是为植桑养蚕、大兴丝织。

  织造要兴,因为织造能容纳大量的剩余妇女劳动力,而布匹与米粮是生活两大必需,但是林缚不会大肆发展会消耗大量人力、占据大量肥沃田地的丝织业,不会织造华丽的锦锻去满足上层名流的奢华需求。

  林缚在西沙岛要发展的也是棉麻织造,要是有可能,他甚至会打压桑蚕丝织业,除了棉麻必需品外,应该将肥沃而且有限的田地组织起来生产粮食。

  西沙岛的情况特殊,土地贫瘠是一方面,更重要的是自然灾害严重。

  “没有办法,植树植草乃固沙防风防海潮之必需!”林缚知道赵勤民岔到这话题上,想知道他这边的财力能支撑多久,他也乐意透一些底,汤浩信、顾悟尘现在的处境实际上十分艰难,这边必须要给他们一些信心,林缚指着西沙岛东南片,跟赵勤民解释道,“询问好些老人,也比对县志,差不多摸清夏秋台风登岛以及海潮回灌的主要方向。所以现在集中人手赶在夏季风雨季之前,在东南片多植桑苗、灌木。说来也不怕你笑话,我们还专门用船装运粪肥施于东南滩,就是想那片的芦苇能长得更茂盛一些……”

  “现在岛上有三万二三千人左右,”林缚将底细说给赵勤民听,“开垦的田地还不足万亩,抢种了小麦,再有一个多月就有收成,长势勉强,能打七八千石粮食,聊胜于无。入夏后也许能多种近万亩水稻,不过暂时还不能解释食粮自给自足的难题,幸好崇州水产也丰,粮价也贱,勉强能够应付……”

  “三万多人啊,”赵勤民知道林缚在西沙岛陷匿了不少丁口,但也没有想到这么多。当初在岛上安置流民时,这边只统计了两千户,只有七千余丁口,所以各方面失去警惕,任林缚控制西沙岛,崇州县甚至同意将西沙岛开垦荒地之事完全委托给集云社,每年只抽三千两银子的租税。赵勤民心里默算着,扣除掉这次迁来的西河会众及家属,林缚动了一下手脚,实际只统计到三分之一不到的丁口,心里想林缚做事还真是胆大妄为啊,又说道,“就算是最艰苦,少说每月也要往岛上运一万石米粮啊!你这边也真不容易啊。”

  “差不多比这个数略多些,是不容易!”林缚点点头,“也不瞒你说,燕南诸战,缴获也算颇丰,贩卖的口外骏马外及缴获物资折银差不多也有二十五六万两。实际上,江东左军从江宁仓促成军到现在抚恤伤亡,有七个月的时间,支度累计也有二十五六万两。要不是能以战养战,江东左军我个人是养不起的。要有积余,也就是一开始大人替我从江宁工部讨来的六万两银子,还有就是朝廷拨给的赏功银五万两,加上其他零碎所得,我现在手里差不多有十四万两银子的积余。之前积攒的银子,差不多都投在这岛以及集云社了。”

  林缚也不可能完全将底细都透露给赵勤民知道,至少他将跟郝宗成私下交易首级所得的二十万两银子瞒着没说。还有林缚对江东左军牺牲或立有军功的将士,主要以配田的形式进行抚恤或奖赏。将岛上新开垦的近万亩田地分配下去,差不多也节约有近六万两银子,林缚实际手头有四十万两现银。

  “广教寺里的贼和尚个个肥头大耳啊。”赵勤民意味深长的说道。

  “这次剿了广教寺,是得了一些,不过换了名头都支借给崇州县,我就准备拿这个要挟韩载呢,不能不给他下套……”林缚说道,“要是能顺利讨到钱,差不多能积下二十万两银子。”

  “呵呵,”赵勤民轻轻一笑,说道,“韩载不能阻止你在崇州做你想做的事情。”

  林缚也是微微一笑,说道:“西沙岛这边投入太大,也的确是个无底洞,不过没有办法,这是根基之事,必需要做好的。不过最艰难的时候过去了,现在有个好处就是,正卒、辅兵领饷,差不多能支撑岛上家人开支,就不需要再进行额外的赈济……”

  赵勤民瞠目结舌,以饷养家人,也就意味每户都要抽一丁编为正卒或辅兵,全岛三万两三千人,也说意味着林缚要将江东左军的实际兵力维持在七八千人左右。

  这么一来,林缚是确实不用对西沙岛流民进行额外的赈济,但是养一支七八千人的兵马,需要多大的财力才能支撑住?

  李卓在东闽领军时,主要是从江宁等府抽饷;赵勤民给王学善当幕僚多年,赵勤民知道维持一支精锐军队的消耗有多惊人。

  林缚说江东左军从仓促成军到抚恤伤亡六七个月间用掉二十五六万两银子,赵勤民一点都不吃惊。

  就整个大越朝来说,林缚用掉二十五六万两银子,取得如此辉煌的战果,绝对是性价格最高的一战。要知道整个东闽战事,东南诸郡消耗粮饷折银愈两千万两,这还没有计算战事对地方的摧残。

  东虏破边入寇,损失更是难以计数,仅仅破河堤、毁平原府河道,造成的直接损失就要越过千万两银……

  要是林缚以镇军标准来供粮发饷:正卒每月供粮一石、银八钱,鞋服各两套,兵器铠甲五年轮换,普通武卒平均一年的消耗也在二十五两银子以上,八千卒一年就是二十万两银。此外还要加上大量的驻营及战具、骡马、车乘、营造等费用,要维持江东左军的战力水平不下滑,一年没有三十万两银子打不住。

  林缚从哪里筹这么多银子去?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