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六 涛海怒 第56章 迁族

  (第二更,求红票)

  “迁族!”林缚难以置信的看着三夫人,实想不通她怎么会突然冒出这样的念头来,而且径直就将他找来商议,他瞥了盈袖一眼,见她眼睛若无其事的看着六夫人单柔,才知道这主意是这蹄子突然整出来的……

  “举族迁往崇州,”林续禄也是异常的镇惊,也顾不上失礼,眼睛盯着三夫人,问道,“三婶娘怎么会有这个想法?”

  “是你六婶娘的主意,我想想也是这个道理,才找你们两个过来商议……”三夫人说道,林家在江宁的事务,林缚基本上不插手,外宅事务由林续禄负责,这内宅则由三夫人,也就是林庭训的续弦妻子负责。举族迁地,还轮不到三夫人站出来指手划脚,但是就她们几个孤儿寡母带着林庭训的遗棺迁往崇州,倒不能责怪她多嘴了。

  林续禄也不怀疑是林缚在里面捣鬼,林族仓促撤出上林里、避祸江宁,未但没有衰弱,反而逆势崛起,既使不能说全是林缚的功劳,也可以说大半都是林缚的功劳。

  老大林续文都津海漕运司兼知河间府事兼督河间府兵备,已经是实打实的一方要员,实权在握,甚至不比郡司主官差半分。要不是岳冷秋横插到江东来,他爹林庭立也极有可能在近期将沈戎挤掉,担任东阳知府,即使这时候也是能与沈戎在东阳分庭抗立。林家的生意也完成在江宁、津海的渗透。

  可以说,比起以前在上林里的利益来,此时的林家站在一个更高的起点上,要是将林缚算在内,已然是在朝着天下一等豪族的地位迈进。这里面得益林缚的地方甚多,甚至也与林缚此时的地位密不可分。

  在林族最危急、最虚弱的时候,也是在林缚最迫切需要林族资源的时候,林缚没有伸手,又怎么可能这时候伸手?再说以林缚此时的地位与权势,也没有必要再恶意争取林族在江宁的资源了,通力合作更合乎双方的利益。

  再一个,这事不是七夫人提出来的,是六夫人提出来的,六夫人与林缚之间一直都有些隔阂,这一点,林续禄心里是明白的。

  林续禄抬头看了一眼六夫人单氏,问道:“侄儿冒昧问一下六婶娘,怎么想到要迁族去崇州?”

  “也不是举族迁,就我们几个孤儿寡母带着老爷的棺木到崇州去,”六夫人单柔不动声色的说道,“这战事不知道要持续多久才会结束,结束了之后,也不知道拖多久才能再回上林里。总不能让老爷一直都不能入土为安,迁往崇州,在崇州找个风水地给老爷下葬,便算是林家有一支在那里落叶生根。老爷生前一直说林家要开枝散叶,想来在九泉之下也不会责怨我们让他异乡入土……江宁这边的事情,我们孤儿寡母也帮不上什么忙,还要害你们人手牵心照料。”

  “这样啊,”林续禄这才稍稍的不那么惊讶,看向林缚,问道,“老十七,你觉得如何呢?”

  “这件事要二叔及大哥拿主意。”林缚说道,他倒不知道盈袖昨天夜里怎么说服六夫人,竟然让六夫人主动跳出来当枪使?但是这件事提出来太突然,他也只能这么先敷衍回应。

  “这倒也是,大伯到崇州安葬,按制,大哥就要请辞跟着到崇州守孝,这事不是小事……”林续禄思虑道。

  林缚脑间闪过一念,拍了大腿说道:“不好,岳冷秋霸着上林里做兵营,实还藏着一招阴险之计?”

  “什么阴险之计?”林续禄吃了一惊的问道。

  “诸位婶娘,这事我与续禄知道了,我们会去信跟二叔及大哥商议,迟则十天便能收到津海那边的回信,”林缚说道。

  这边除了五位夫人还有少夫人马氏也在,有些事情不入这么多人耳,林缚没有多说,拉着林续禄退了出来,走在夹道里跟他说道:“岳冷秋霸着上林里做兵营,何时会让出来,要看他的心情——实际上家主何时归上林里下葬、大哥何时请辞归乡守孝,时机都控制在他手里。”

  守孝乃大礼、丁忧为大制,寻常官员不能违。一违背丁忧之制,都察院的官员就会跟饿狼似的扑上来咬人。

  林续禄再迟钝也明白其中的厉害关系,津海粮道这时候捏着朝廷的咽喉,林缚拥兵进逼山东还能加官,要是大伯这时候下葬,林续文按制请辞归乡守孝,必定会给圣上下特旨夺情起复,留在津海继续做官……要是黄河决口堵上、平原府漕运河道恢复,大伯入土为安,林续文再请辞归乡守孝,便极可能会给张协从中作梗、弄假成真,真的要回乡守三年——等若他们这边给硬生生的砍了一臂。

  “这么说,六姨娘提出这时候让大伯到崇州入葬,倒是能将岳冷秋的心思打碎掉?”林续禄说道,他也看到只是几个孤儿寡母带着大伯的遗棺去崇州,实际损害不了他家的利益。以前有二十万现银给几位婶娘看在手里,现在这笔银子花了七七八八,都变成林家手里头掌握的资源,几个孤儿寡母走了,他在江宁做什么事情,反而少了一层牵制。

  “这件事要跟大哥跟你爹说清楚,还要跟顾大人说一声……”林缚说道,“择个风水宝地是小事,但家主总归是异乡而葬,几个族老会不会反对,也很难说。”

  “顾大人那边就由你去说,大哥及我爹那边的信,我马上就去写,写完你替我润色一下。”林续禄说道,他这么说,就是肯定以林缚的主意为主。

  “三哥的文笔,我能润什么色?”林缚笑道,便先去赴张玉伯他们的宴。

  林续文丁忧之事确实是个可给张岳利用的隐患,抛在这个不说,林缚也希望能将盈袖接到崇州去,却不知道她怎么想到这个借口,又怎么能怂恿六夫人出这个头,难不成还是昨夜那个荒唐主意?

  陪张玉伯、赵舒翰、葛司虞他们喝过酒,林缚又与张玉伯一起进城去,到顾府找顾悟尘说事情,将林续文丁忧隐忧说出来。

  “的确是个问题,我们都疏乎掉了,”顾悟尘抚着额头,也意识到其中的凶险,说道,“岳冷秋真不是好相与的角色,这个陷阱藏得不算深,偏偏令我们都失了眼……即使黄河决口堵住,津海粮道不再是京畿是必需,但也是举足轻重,不能让他们轻易的在最后一环上轻易的将林续文替掉,权宜之计也只有委屈林氏家主这时候异乡而葬了。我们要变被动为主动,我想庭立与续文应该能理解。”

  “那我夜里回去,在信里将大人的意思也写上。”林缚说道。

  “写上吧,异乡而葬是有些委屈了,但是也顾着大局没有办法啊,不过也算是林氏在崇州正式的落根开枝,这么看也不算委屈他……”顾悟尘说道,“我还担心薰娘跟着你去崇州会不会习惯,袖娘也去崇州,总好歹算是有个伴,我也放心一些。”

  “我会照顾好她们俩的……”这话一出口,林缚就觉得自己欠抽,好在看到顾悟尘也没有察觉出什么异样来,才心思稍定。脚尖一紧,林缚低头看去,却是张玉伯在踩他的脚,神情间也有促侠之意,便知道这句话的漏洞没有瞒过他。张玉伯生性爽直,虽然进士出身,却不是道德先生,林缚装作一本正经的没看到他脸上的嬉笑之意;好在赵勤民出府办事去了。

  昨天谈了许多话,今日又接着昨天的话题谈。

  东阳乡勇暂时给岳冷秋限制在东阳府境内,没有参战的机会,有弊也有利,虽然捞不到战功,但也不担心会给岳冷秋推到陷阱坑里去;当下最主要的还是江东左军在崇州抵挡东海寇的战事。

  江东左军防守乡土是绰绰有余,关键在于能否主动出击以及主动出击的范围与时机都是要认真考虑的问题。

  东海寇拿下昌国县诸岛差不多有半年时间,在昌国县城的基础上,进一步完善了岛城防守体系,以东海寇在昌国县诸岛的聚集规模,江东左军想一举夺下昌国县无疑是异想天开。今日的东海寇跟去年的东海寇已经有翻天覆地的变化。最根本的变化就是原先的东海寇边缘势力差不多都能消耗光,最初由十三家会盟形成的东海寇势力实际逐步形成一个受奢家直接控制的整体。

  除了部分将领及心腹亲信是熊飞熊直接带下海,大部分老卒则是奢家在归附后撤裁掉安置在滨海地区任东海寇过来招揽入伙,根据在晋安哨探传回来的信报,林缚估计此时的东海寇十有六七是通过这种方式下的海,替换掉原先战力较差的海盗分子,这时候就必须将东海寇当作一支正规的精锐部队相看待。

  聚集在昌国县诸岛的东海寇超过万人,真是一个令人畏头畏首的数字啊。

  林缚倒也跟顾悟尘表态了,他有机会出击,绝不会缩在崇州当乌龟孙子的,

  在顾府耽搁到差不多又是半夜,林缚才带着护卫出城回河口,先找林续禄,要他将顾悟尘的意见也添入信件,连夜派人过江,通过快马将信件分别往东阳、津海传去。东阳离得近,怕是一天一夜就有回音,津海那边隔着两千里之遥,走八百里加急,也要七八天后才有回音,这事能不能定下来,除了几位夫人,还要林庭立、林续文两人拿主意才行。

  []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