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t36体育官网

首页 | 国内作家 | 港台海外 | 外国文学 | 青春校园 | 都市小说 | 韩流小说 | 影视小说 | 历史军事 | 短篇 | 读书评论 | 最新资讯| 更新
网络原创 | 玄幻小说 | 科幻小说 | 恐怖灵异 | 仙侠修真 | 武侠小说 | 侦探推理 | 官场小说 | 鬼故事 | 作家列表 |盗墓小说 | 传记纪实
  位置:努努书坊->更俗->枭臣->正文

卷六 涛海怒 第77章 东海攻略

  (春节期间,更新不定,或有或无,也不事先请假了,请兄弟们谅解,祝大家新春快乐,求一两张红票)

  从西面接近大洋山岛的船确实是海虞乡营的三艘哨船,船靠近大洋山岛北侧湾口,船头一名穿鳞甲的中年人朝崖头望来,扬声说道:“敢问靖海都监使林缚林大人可在岸上,海虞县丞兼兵备都监、海虞乡营指挥陈华文在此求见……”

  陈华文乃海虞陈氏家主陈华章之弟,是陈明辙的亲叔叔,东海寇两次大规模的侵犯海虞县,他都守御有方,率乡营击退来敌,在平江府名望很高。

  林缚示意左右,接引陈华文上岸来商谈。

  陈华文与陈明辙相貌颇为相像,到底是血缘相近的叔侄,旁人难以冒充。陈华文年逾四旬,脸瘦双目狭长,然目光炯炯如炬,踱步走来,气度不凡。

  林缚笑问道:“陈大人何故渡海来大洋山岛?”

  “林大人率船队出海,小侄明辙在东江口望见,昨天又见此处狼烟升空,猜想林大人在此清剿海盗,”陈华文也打量了林缚两眼,相闻已久,却是首次相见,见林缚脸瘦冷峻,目光沉静,看不出有多少杀伐之气,一身戎装,倒是不掩儒雅之气,偏偏在东南士子嘴里不会说他的好话,不管怎么说,林缚是品阶在上的长官,陈华文作揖行礼道,“下官率队来助阵,还请大人不要觉得冒昧。”

  林缚眼睛看着崖北湾口的三艘乌蓬木船,心想陈华文也真是脸皮厚,拖了一夜,三艘船带了百十人过来,信口敢说是来助阵的。不过看到这边烧起烽火,陈华文能亲自过来观望形势,也算是有胆识之人。虽说海虞乡营有四五十艘渔船改成的战船,但换成是自己,事前没有联络、计划,事后又无法确认这边战事形势,也不可能将手里仅有那点水营力量都拉出来参战。

  林缚笑道:“陈大人有心了。将大小洋山岛这两处钉子拔掉,不然太困难,也不虞东海寇有援兵过来。难就难在,江东左军没有富裕兵力守住这左右**处小岛,海虞乡营可有意接手?”

  奢家控制东海寇势大,江东左军暂时还没有能力独自对抗,然平江、嘉杭、明州诸府县皆受东海寇之害,通力合作,则要远比东海寇势大。

  海虞县东海岸,距大小洋山岛最近处都不足七十里,将大小洋山岛交给海虞乡营建戍台防守,寇船若进入嵊泗海域,从大小洋山岛戍台传讯回去,海虞乡营最快都不要两个时辰就能赶过来围剿寇船;比江东左军直接在大小洋山岛建戍台要管用得多。

  林缚眼睛看着陈华文,想看他有无接手大小洋山岛的胆魄。

  陈华文转脸望向大洋山岛南侧的山地,以此掩护他迟疑不定的神色。

  海虞乡营虽有兵勇五千余人,然而守城寨有余,却不足以御东海寇于境外。海虞县除东江外,境内河网纵横,差不多有几十条入海河流方便寇船出没,乡营就四五十艘渔船改成的战船,根本无力分守各处。

  能在大小洋山岛建戍台,就算不指望歼敌于海上,也至少能提前两个时辰发现进入嵊泗海域的寇兵,乡营就有较为宽裕的时间在海虞县境内部署兵力,有针对性的防御东海寇登岸入寇。

  陈华文担忧的是,在这茫茫大海里,如何才能守住这孤岛戍台?部署在这里的兵力少了,守不住戍台,但由于没有江东左军的大型战船能驰骋海上,这里兵力部署多了,困守孤岛,反而分散海虞乡营在陆上的兵力。

  陈华文考虑再三,跟林缚说道:“滋体事大,下官一人无法拿主意,等下官回海虞县之后与众人商议,再给大人答复……”

  林缚轻轻一叹,说道:“我率船队巡海,无法在海上滞留太长时间。既然陈大人这时候不能应承下来,那我就将寨堡毁掉返航,总不能再给东海寇占了过去……”

  “虽说可惜,下官也只能说可惜了,”陈华文不动声色的说道,“随下官有百十人过来,请林大人尽管遣用。”

  林缚也不能怨陈华文目光短浅,海虞乡营若不能重点发展水营战力,空谈制海权是无益的。江东左军此时还鞭长莫及,海虞县不接手,林缚只能下令将大小洋山岛上的两处据点尽可能彻底的捣毁掉。

  破坏起来容易,建设起来难,即使奢家不缺人、缺钱,在大小洋山岛重建据点,也要一两个月的时间。以后靖海水营出海巡视将成为常态,逐步将东海寇在嵊泗海域的势力压缩在大横岛出不了头,也能改善嵊泗海域及以北海域的局面。

  陈华文虽然没有应允接手大小洋山岛,但对林缚是相当的客气。不仅仅是林缚的官位比他高,而是林缚手握雄兵,陈华文希望将来东海寇大举入寇海虞县、乡营又无力抵挡时,能得到江东左军的援救,此时自然要结下善缘。

  “听闻林大人大婚在即,下官到时会略备薄礼,到崇州讨一杯喜酒喝,希望林大人恩允。”陈华文作揖说道。

  “送礼就免了,”林缚笑道,“我总不会拒宾朋于门外,那我就在崇州恭候陈大人了。”

  陈华文乘船离去,林缚在大洋山岛在呆了两天,将大小洋山岛两处据点寨垒尽数毁去,才率巡海船队返回崇州去,东海寇始终没有大型船队出现在嵊泗海域。

  林缚在大洋山岛强拆寨垒之时,奢飞熊秘密抵达大横岛,虽然没能下定决心与靖海水营在海上会战,他却始终关注着大小洋山岛的动态,他更担心林缚这次会强攻大横岛。

  从嵊泗诸岛到涂山诸岛再到岱山诸岛再到昌国县诸岛,每一片群岛之间相距都只有七八十里距离,要是给江东左军攻下大横岛,在嵊泗诸岛站稳脚跟,那奢飞熊就必须在涂山诸岛、岱山诸岛都要部署重兵防御,将分散东海寇此时对明州府的攻势。

  接到江东左军巡海船队北去的消息,奢飞熊在大横岛上松了一口气,心里却窝了一团火,明明他在海上的兵力要数倍于江东左军,却龟缩在各岛上无法动弹。

  “啪!”奢飞熊含恨的拍着桌案,他的力气极大,一巴掌下去,拍得松木钉成的简陋桌案摇摇晃晃,差点就要散架,看着站在下面的众亲信,眼睛赤红的问他们:“你们且说说,可不可能与江东左军在海上大战一回?”

  “江东左军船坚而行疾,我们所有的几种战船相差太远,海上接战,只能依多制胜,”一个络腮胡子的中年将领颔着首说道,“在这种情势下,能战,江东左军则会与我军接战,不能战,江东左军则能扬帆趁风而逃,主动权尽在江东左军,实在不是我部与之在海上会战的良机。”

  “庭瞻所言,我也有考虑,只是困守大横岛,你心里就不觉得憋屈吗?”奢飞熊说道。

  “憋屈也没有办法。”苏庭瞻笑了笑,神态倒轻松得很,没有半点憋屈的样子。

  苏庭瞻相貌虽然粗犷,也是奢飞熊依之统领东海寇的重要将领,却是秀才出身。

  他是明州濨溪人,虽得罪明州大族给诬罪下狱,在狱中怂恿数百囚犯跟他一起破狱而出,杀官抢船,最后带着三百多囚犯出海当了海寇。

  由于势力弱少,便是出海当了海寇,也受其他势力侵凌,只在六横岛以南海域活动。苏庭瞻这人却极有眼力、胆魄,他势力弱少,困于六横海域无法发展,看到奢家困于陆上无力挣脱李卓的封锁陷入困境,便只身前往晋安,求见当时在晋安养伤的奢飞熊,说服奢飞熊支持他在海上发展势力。

  只两三年间,苏庭瞻所属的势力便崛起成为十三家东海寇势力最大的一家。苏庭瞻招揽部属也颇有特色,使部下故意作奸犯科给关入狱中,怂恿狱囚越狱下海,或直接入寇流放囚犯的苦役地,拉拢流刑犯入伙。他麾下以凶囚为主,抢劫乡野,尤其的残暴,后主动给奢家渗透,接纳大量的老卒勇将,战力甚强,占据六横岛,成为两浙郡司的腹腋之患。

  不单如此,苏庭瞻还暗中扶植亲近奢家的海盗势力,也是奢家弃陆走海战略的主要推动人之一。他此时在奢家的地位,不弱于奢家的老臣宿将,是奢飞熊手下最重要的能战善谋的心腹亲信。

  在暨阳血战中,苏庭瞻所部伤亡惨重,不过也给他整肃部属、建立正规化战卒的机会,从晋安沿海招募退伍老卒入伙,兵力迅速扩充到六千余人,自号“六横勇卒”。

  在暨阳血战之后,奢飞熊采取秦子檀“消耗加补充”的策略,短短一年时间里,就能对东海寇完成渗透。奢飞熊除亲卫护军三千精锐是为嫡系外,便最为依重“六横勇卒”,此外,散于诸岛还有万余寇兵,在东海能聚集两万雄兵。

  奢飞熊手握雄兵,却给压制在大横岛上出不了头,也难怪他心里敝屈。

  “或许应再寇崇州,趁崇州新城筑成之前,一举解决掉江东左军这个后患?”舒庆秋阴沉着脸说道。

  舒庆秋去年与杜荣、秦子檀欲在梅溪湖设陷阱害林缚,却反给林缚咬了一口,杜荣兵败身亡,秦子檀仓皇逃窜,舒庆秋的老窝安吉县舒家寨给林缚连根端掉。除了舒庆秋的两个儿子逃脱外,近百十口人给囚拿送往湖州治罪,乱事用重典,近三十颗人头落地,舒家几户绝户,舒庆秋对林缚自然是恨之入骨,恨不得咬其肉嚼其筋骨。

  苏庭瞻不吭声,眼睛瞅着奢飞熊。

  崇州整个七八月都多雨少晴,动辄暴雨倾盆,根本无法筑城,一直拖到近日才动工兴建,连个墙根还没有筑起来。

  奢飞熊当然愿意一举解决江东左军,但是要抽多少兵力才能取胜的把握,而且战事要持续多久,才能彻底的将江东左军打残?两浙郡司在明州诸岸集结了近三万的兵力,想要夺回昌国县。他抽调兵力太少,不足以对江东左军造成威胁,抽调兵力太多,昌国县的防御空虚,给两浙郡司有机可趁。一旦昌国县失守,他们将失去在东海立足最重要的根基。

  “小不忍则乱大谋,”程益群说道,“我们当下的重心在明州,而非崇州,不能乱了阵脚。”

  程益群是太湖盗出身,曾给曲家拉拢,派人围攻江宁河口事败,去年秋曾给秦子檀拉拢大寇西沙岛,杀民勇、岛民两千余人,在太湖难以立足,就率众出海彻底投靠了奢家,也是与林缚势不两立的主,此时大横盘就由他负责。

  “的确,眼下我们要攻略两浙,以蚕食浙东为根本,在解决两浙郡兵之前,不能轻易对崇州用兵,”奢飞熊说道,“短时间里,我们应加强大横岛的防务,对付两浙郡兵,用不了什么大船,把那四艘飞翼都调来大横岛,再多调二十艘海鳅船过来,务必不能使江东左军的战船越过嵊泗海域威胁涂山、岱山诸岛。在这情势下,江东左军的战船还敢强行越过嵊泗海域,我就调船来围歼之,我不信四五百艘海,还打不下江东左军几十条船。”

  “北面长山岛所盘距的东海狐势力不弱,常出没内河劫掠两淮盐场的盐船,或许与两淮盐枭有勾连,”程益群说道,“我几次派人去游说,都给拒之门外,是不是派人平掉?”

  “情况摸清楚没有?要用多少兵才有把握?”奢飞熊问道。

  “势力不弱,这伙人原先在岛南崖筑一处坞堡,有断崖密林围护,易守难攻;这两个月,又在西南湾口的三面面临的海岬上新建了一座小堡,想来是庇护便用停船的湾口,也很难强行攻克,”程益群说道,“用兵强攻是其次,只要我部展示强大武力,就能强摁着他们低头,将长山岛让出来。占据长山岛,则能威胁崇州东面之鹤城,可以迫使江东左军往鹤城方向分兵防守……”

  奢飞熊问苏庭瞻:“庭瞻,你觉得呢?”

  “这个可能暂缓,”苏庭瞻说道,“我倒是在考虑对崇州再次用兵之事,过些天便是林缚小儿的大婚之事,也许我们可以去凑凑热闹……”

  []

上一页 枭臣 下一页
line
  书坊首页 努努书坊 版权所有